扫一扫
关注更
多精彩
  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城市频道 > 民生百态  正文

卧底春运 买黄牛票挨宰 拿扑克牌上车 在高速服务站被抛下
2018-02-09 11:42:45 来源: 温州网–温州都市报 黄云峰 谢树华 王诚 郑鹏

  

00300477368_e956dcfb.jpg

“我们被黄牛骗了好几百”“以为坐黑车方便,结果等了好几个小时,车开走了,我们被抛下了”……自2月1日春运启动以来,陆续接到读者来电,投诉黄牛揽客漫天要价、“黑车”抛客等遭遇。

  近日,记者针对读者反应的问题,兵分两路展开暗访调查。

  第一路(2月6日)

  揽客

  50米的路上遇到三批黄牛,砍价后还贵了50元

  2月6日上午10时许,记者前往市区双屿客运中心暗访。刚到附近,看到记者提着行李,多名黄牛围上来:“坐车不,去哪?安徽、贵州、四川都有,马上发车!”

  摆脱黄牛后,记者来到售票厅,查询“温州至合肥”班线,发现当天共有两班,票价300元,票源有余。此后几天也均有余票,部分班次余票多达30多张。

  上午11时,记者来到车站附近的康盛路,以乘客身份向黄牛打听去合肥的车。

  短短50米的路,记者先后被三批黄牛拦住:第一批3名“黄牛”打了几通电话后,表示当天没车,要等一两天;第二批“黄牛”开价420元,记者以价太高为由离开。

  第三批“黄牛”中,一名头戴鸭舌帽的男子说当天下午有一趟前往安徽临泉的车,经过合肥,开价390元。

  “车站才卖300块,你这太贵了。”记者说。

  “你去看看,多少人排队,轮到你还有票吗?” “鸭舌帽”指了指车站方向说。

  经过讨价还价,“鸭舌帽”把价格降到350元,但比车站还贵50元。

  对此,双屿客运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春运期间,他们增调了200多辆加班车,当天才派出100多辆,各条线路均票源充足。因高峰期乘客通过安检口需要排队,一些黄牛就以此忽悠市民排队那么长,轮到就没票了,诱骗市民坐黑车。

  收钱

  宾馆大厅成临时售票点,车票上票价一栏是空白的

  谈妥价格后,“鸭舌帽”领记者到了附近嘉信宾馆。门口、大厅放着许多行李,一些乘客或蹲或坐在此候车。

  大厅一角放着一张桌子,两名男子正在收费卖票。在“鸭舌帽”带领下,记者通过支付宝给其中一名男子转账350元。男子撕下一张印有“温州-临泉”字样的车票递给记者,上面票价一栏是空白的。

  记者:我是去合肥的。

  “鸭舌帽”:“没错的,临泉车经过合肥,到时把你放下来就成。”

  记者:“我在哪上车?还要等多久?”

  “鸭舌帽”:“在这等,不要走远了,下午1点半有车来接你。”

  交代完毕后,“鸭舌帽”离开宾馆,回到车站外继续揽客。

  候车期间,记者同边上的乘客攀谈,得知他们主要是前往安徽合肥、亳州、临泉等地。即使去往同个目的地的乘客,票价也各不相同,全凭黄牛开价和各人砍价能力而定。

  一位前往临泉的乘客说,他花了330元,车站的票卖350元。

  转客

  从双屿转到永嘉乌牛车站,人和行李直接进站无需安检

  等了1个半小时后,一辆厢式小货车开到宾馆门前。“鸭舌帽”指挥乘客把行李装上车。

  记者:“行李要拉哪去?我们坐的车呢?”

  “鸭舌帽”:“大车停在永嘉乌牛,先把东西拉过去,再带你们走。”

  几位乘客见状心存顾虑,拒绝把行李放到车上,选择随身携带。货车满载行李离开后,“鸭舌帽”等人又把数十位乘客带至几百米外的一条巷子里,继续等待。

  几分钟后,三辆9座小客车陆续抵达。小客车载着乘客上了东瓯大桥,开往永嘉乌牛车站。途经104国道时,车子不断变道,部分路段车速达100迈,而该路段限速80迈。

  经过20多分钟车程,小客车停在乌牛车站门前。运行李的小货车也已抵达。

  乘客拿了行李后,几名黄牛带大家进入车站。车站门口摆放着一部安检机器,但尚未启动,一名车站工作人员正在摆弄设备。乘客们提着大包小包径直从安检机器旁绕过。

  记者提着行李在安检机前停留片刻,准备询问是否需要安检。“赶紧走啊,后面堵住了,边上不是有路啊!”车站一名工作人员嫌记者挡着门口,指挥记者赶紧进站。

  车站内停着一辆晋牌大巴车。就这样,记者跟随人群拖着行李,未经安检,也未出示身份证,就登上了大巴。

  在车站内,记者看到张贴有“行包请安检”“实名制乘车”等内容。但面对数十名大包小包未经安检的乘客,车站工作人员全部熟视无睹。

  上车

  核载54人却卖出56张票,两名乘客被“劝”坐下趟车

  记者上车后,陆续还有乘客被送到。下午3时10分,又有5名乘客上车。“司机,怎么没有座位啊!”一名女乘客突然嚷了起来。

  司机听到后,在车内看了一番,发现多了2名乘客。他说:“车票超售了,你们两个要坐下一趟车了。”

  “凭什么啊,我们5个人一块来的,为什么要分开走?你收了我们钱,就得把我们送到。”女乘客拒绝下车。

  司机和5名后到的乘客争执了一阵,问题未能解决。其余乘客开始议论纷纷,担心车子不能准时出发。

  僵持了大约20分钟后,司机跟乘客们说:“下一班车晚两个小时出发,但到得更早,因为有三个司机轮换,路上不用停车休息,有没有两个人愿意换下班车?”他还表示,如果晚到,可以双倍赔偿车费。

  由于车迟迟不能出发,在司机反复游说下,最终有一对夫妻同意改乘下一趟车。随后,这辆满载54名乘客的大巴车驶出车站。在大巴车即将驶上高速时,记者以钱包丢失为由提前下车。

  第二路(2月7日)

  揽客

  光头男说车站没去九江的票了,记者查询还有不少余票

  2月7日上午11时许,记者来到市汽车南站(新南站)。刚到门口,就被一男一女两名黄牛拉住。

  “去九江,多少钱?”记者问。

  “350元一个人。”其中一名光头的男子说,比车站便宜,而且车站也没票了。

  “我还有一个工友没到,两个人能不能便宜点?”

  经过讨价还价,光头男说两人合计650元。

  记者默认后,光头男说:“12点半到这里,我带你们上车,下午2点就能发车。”

  之后,记者在新南站查询到,当天去九江的车还有3班,分别在双屿客运中心和牛山客运中心发车,票价275元,尚有余票10多张。第二天有6班车,余票100多张。

  收钱

  反复交代“不要跟别人说票价”,收取“中介费”每人100多元

  中午12时30分,记者两人按照约定来到新南站门口。光头男用一辆电动车将记者两人送往市区牛山北路。途中反复交代:“我给你们便宜了,到了地方后,不要跟别人讲你这个价格。”

  到了后,光头男让记者向现场的一名黑衣女子买票。

  记者付了650元,黑衣女子给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订票单”“2人”“温州至九江”等信息。

  “正式车票,有吗?”记者问。

  “我们这里没有的。”黑衣女子回应。

  待光头男走了后,记者向其他乘客讯问车票价格。他们说:“贵了,你们每人起码贵了100多元。”

  听此,记者找黑衣女子理论。

  “贵了的,都是被刚才送你来的人赚了,这是中介费,也包括摩托车费。不过,这中介费确实贵了点,你们被坑了……”说完,黑衣女子“哈哈”了两声。

  转客

  从牛山北路坐公交车转移到黄龙,在一条小巷里的空地上车

  在等了半个多小时后,来了一辆面包车,黑衣女子让大家把行李放入面包车,说客车就在附近,先把行李装车。

  再过了10来分钟,黑衣女子又突然说:“走了走了,到对面坐公交车,94路。”

  “怎么要坐公交车?客车呢?”大家一脸茫然。

  “车不在这里,在别的地方。”黑衣女子说。

  “不是说好在这里上车的吗,怎么又改地方了?”记者追问。

  “你走不走,快点快点……”黑衣女子大声说。

  无奈,大家只好一边摇头一边上了公交车。

  公交车到了市区黄龙营楼村站。另一名黄牛在站台接站,他将大家带到藏在两三百米外的一条巷子里的空地上。空地里停了七八辆大客车,有不少乘客正在排队上车。此处俨然像一个“黑车站”。

  上车

  凭做了记号的扑克牌上车,说好的发车时间推迟2小时多

  上车时,“黑车站”内一名自称管理人员的男子给每人发了一张剪了口子的扑克牌,说这是上车凭证,算是车票,“在高速服务区下车后,凭这个再上车,丢了不能上车。”

  记者两人被安排上了一辆沪牌大客车,车上只有七八名乘客。“什么时候能开车?”记者问该男子。

  “人满就走。”该男子说。

  “不是说好下午2点走的吗?现在人就这么几个,坐满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这我不管,我这里就是坐满后走,不然亏死。”

  一直等到下午4时20分许,车上坐满乘客才出发。此时,比说好的发车时间,推迟了2个多小时。

  抛客

  吃个饭上趟厕所,车自顾开走了,夜晚记者被抛客高速服务区

  出发后,客车从“温州西”上高速。随车人员告诉记者:“到了九江高速口的加油站位置你们下车。”

  “不是到九江市内车站下车吗?”记者不解。

  “车上只有你们两人到九江的,我们只能送到高速口。不同意的话,你跟收你钱的人说……”

  下午5时50分多,客车驶入丽水莲都高速服务区。司机让乘客下车休息。乘客纷纷在服务区内购买食物吃晚饭,或上卫生间。记者也去吃了晚饭,上了卫生间,出来时发现客车不见了,于是拨打在温州上车时记下的司机手机号。

  “师傅,你们在哪啊?”记者着急问。

  “我们刚才等了一会,你们没来我们就走了。”对方回应。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我们还在服务区啊。”

  “是你们自己没回来上车的啊。”

  “我们吃东西上厕所,不是要时间的啊,人没回来,你们也应该等一下啊,你们能回来接我们吗?”

  “不回来,我们都走了怎么回来啊。”

  “那我们怎么办?”

  “你自己联系票贩(指黄牛)吧。”说完,对方挂了电话。

  随即,记者又拨打在温州交钱时黑衣女子给的一张名片上的电话。

  “在莲都高速服务区,你们的车不等我们就走了,怎么会这样?”记者质问。

  “他们(司机)应该找你们了吧,没找到才会走的。”对方说。

  “哪里找了?我们在服务区就吃了点东西上了回厕所,你们这也不等,太过分了吧。你说怎么办吧?”

  “你自己解决,跟我没关系……”说完,也挂了。

  就这样,记者被抛客在高速服务区,随身携带的部分行李被客车带走。

  部门突查

  一辆大巴车站外组客,车上有有毒易燃“行李”

  根据记者反映的线索,昨天上午,市运管局稽查一大队对黄龙营楼村这处停车场进行突查,现场查获一辆正在站外组客的大巴车。

  “这是温州一家旅游公司的大巴车,已经取得营运证,但车上行李未经安检、人员没有实名买票、车辆没有出站门检。”执法人员随后让驾驶员驾车带上乘客、行李,将车开往双屿客运中心安检,检查中工作人员在行李中发现一桶有毒易燃的胶类化学物质。

  昨天下午,车辆在完成隐患排除后准时发车离温,未影响旅客行程。执法人员表示,在完成调查后,将依法对该车承包人罚款1000~3000元。

  在突查行动中,执法人员发现停车场停着7辆大客车,大多为外地牌照旅游大巴。执法人员介绍,春运期间活跃在温州的非法营运车辆,基本都是取得营运证的旅游大巴。车辆和驾驶员都具备营运资质,他们为了节省成本,选择站外组客。下一步,他们将对该处停车场内剩余空车予以监管。

  温州运管于1月15日提前开始春运道路运输市场专项整治“春雷”行动。截至昨天,市运管局共查获大客车站外组客172起,违章大客车12起,取缔非法售票点25家。


标签: 乘客;黄牛;车站;安检;鸭舌帽;行李;黑衣女子;车票;记者
编辑: 贾晓雯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