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多跑一次”跑出县市区“新速度”
扫一扫
关注更
多精彩
  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城市频道 > 浙江本地 > 绍兴  正文

在火车上“打架”抓毒贩 却意想不到“货”在那里
2018-06-12 10:21:55 来源: 绍兴晚报

  邬琪琼 叶圣一(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6月5日,四川绵阳的文警官和同事,搭乘飞机来到浙江,辗转到达绍兴上虞。他们是来这里提审一个名叫波哥的毒贩,波哥是他们目前在侦破的贩毒案件中很重要的一个人物。

  这一天,笔者从上虞警方和文警官的口中,听到了关于这个部督级贩毒案子的全部经过。这是一个关于“情圣”毒贩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禁毒民警和刑侦民警,在日常办案中常会遇到的真实经历。

  心知肚明共处

  各得所需生活

  二十岁刚出头的阿莲从东北老家来到南方,入了“妈咪”这一行,手下的小姐一见面就恭敬地喊“阿莲姐”。2016年,她遇见了出手阔绰的波哥,觉得自己突然撞上了爱情,更何况波哥手里还有她要的“货”,孤身一人生活的阿莲,早些年就已染上毒瘾。相处半年多,波哥为她租了房。阿莲没问过波哥的职业,只隐约猜测他可能是个毒贩。

  波哥曾是个老板,天南海北跑工程,有钱后没经受住诱惑,沾了毒,借着“老板”的身份,他从未被警方发现。没多久,他就败光了家产,走上了以贩养吸的道路。近50岁的年纪,常梳着油头,爱穿潮牌帽衫、牛仔裤,配球鞋,有好几个女朋友。

  这一段经历,阿莲是不清楚的,也不清楚波哥还有一个19岁的女朋友,叫小乔,也是一名瘾君子。2017年,波哥开始开口向阿莲借钱,说要做生意。阿莲看着自己卡里6位数的存款,没有任何犹豫。每一次,波哥会拿着阿莲给的现金,出一段时间远门,再回来时,是更多的钱,还有一袋袋白色的冰毒。

  只不过,这件事情,两人从未说破。阿莲手下的不少小姐也吸毒,甚至有一些客人,点名要“冰妹”,阿莲跟波哥在一起后,也会提供冰毒给客人和小姐,生意也越来越好。

  “弹尽粮绝”去采购

  惊觉已是“瓮中鳖”

  2018年5月初,波哥到了“弹尽粮绝”的时刻,他向阿莲借了12万元现金,再次出发前往四川绵阳“进货”。波哥到底是做过老板,一落地,他并不急着交易。上家带着他吃喝玩乐了一圈,最后安排了几个“冰妹”,陪他潇洒了一晚。

  波哥的12万元现金只买到了500克的冰毒,里面300克是真冰毒,其余都是混合物。虽然每克冰毒进货价近300元,不过,利润唾手可得。在浙江警方不断打击毒品的情况下,这批货回到江浙沪,很快能卖出1000元/克的价格。

  5月15日交易完成,波哥购买实名制高铁票,推着箱子,背着斜肩名牌包,戴着棒球帽、塞着耳机,仿佛一个成功人士即将出游,奇迹般地进了站,登上了从绵阳开往上海虹桥的G1976次高铁。

  10点25分,“上海虹桥站到了……”波哥并不急着下车,他混在人群中,显得很镇定。直到他拎上行李,跨出车门的那一刹那,耳边传来一声暴呵,身体不由控制地被按倒在地,他脑子一片空白,拼命大喊,“怎么了怎么了!”直到对方问了一句“货呢?”时,波哥才惊觉,自己原早已是“瓮中鳖”。

  突击行动抓捕毒贩

  未见“货物”冒冷汗

  5月15日当天下午5点,市公安局上虞区分局百官刑侦队刑警杨坚强,从上海开车回到派出所,屁股还没坐热,兜里电话响了起来,显示是局里禁毒大队副大队长胡江水的电话。“兄弟,晚上10点,高铁,上海虹桥,帮我抓个人!”

  赶不上吃饭,杨坚强叫上了4名同事,又坐上了警车。路上,他收到了胡江水发来的资料:毒贩波哥,上虞人,搭乘G1976次高铁4号车厢,上车补票,10点25分到上海。以及一张绵阳火车站的监控截图——寸头、高鼻梁、花衬衫、斜挎包。监控照片后有一句备注:疑似波哥。

  10点,杨坚强和3名同事上了火车,司机则径直开往虹桥站守候。他们分散于8节车厢,事先交代不说方言,以免暴露。他们拿着票假装找座位,余光却不断搜索着花衬衫。10分钟过去了,8节车厢里没有一个人穿着照片里的花衬衫。在行动小组的微信群里打下5个字一个叹号,“没有这个人!”微信上很快有了回复“确定在车上!可能换了衣服,平时偶尔戴眼镜。”杨坚强脑中依稀出现一个身影,他抬头确认,4号车厢的接口处,一名坐在行李箱上的男子,戴着帽子、眼镜,鼻梁高挺,正低头玩手机。

  “各位旅客你们好,前方到站是本次列车终点站上海虹桥站……”不少乘客开始起身收拾东西,杨坚强和男子已经在下车门边扭打,乘务员拿起对讲机大喊,“有人打架了!”“人群都散开,警察办案!”随即杨坚强问男子哪里人,叫什么名字。

  “上虞人,某某波……”听到上虞人时,杨坚强的心终于落了地,整个人亢奋起来,他在微信群里拍了照片发送,没想到胡江水回复的两个字,让他瞬间凉了……

  意想不到藏内侧

  禁毒行动统收网

  “货呢?”正是这两个字,让杨坚强吓了一跳。原来,波哥的行李箱,随身斜挎包里都没有货。难不成,这回他没有带货,所以过得了安检?波哥此时已经镇定下来,嬉皮笑脸地不肯说话,杨坚强拉他起来,开始搜身。脱了波哥的裤子,再脱掉短裤,没想到,里面竟然还有一条短裤!大腿两边的内侧,用胶布贴着两块鞋垫儿形状的密封带。撕下,里面赫然是3整包的冰毒。

  正式的统一抓捕行动,在搜到冰毒的这一刻,开始了。

  上虞一座山上的私人别墅里,在狗吠声中,民警一踩一抬,翻墙进入这个城堡似的聚众吸毒点,抓获3名嫌疑人,缴获40余发猎枪子弹;

  山下农田里,一辆电动车在前拼命加油门,却怎么也甩不掉后面一个精壮的中年民警,嫌疑人哪知道这是个“马拉松选手”,你追我赶一个多小时后,在泥泞的田地里,两人翻滚在一起,嫌疑人连喊,“服了,服了”;

  城里的两间出租房里,“妈咪”阿莲和19岁的小乔,刚吸完冰毒,一脸朦胧地看着破门而入的民警;

  四川绵阳,暴雨如注,波哥的几名上家,被文警官和上虞民警合力抓获。

  这场为期大半年的部督级禁毒行动,终于在这一天,成功告一个段落。截至目前,上虞警方共刑拘犯罪嫌疑人25名。

标签: 波;冰毒;上虞;毒贩;嫌疑人;车厢;行李箱;警方;民警;警官;江水;冷汗
编辑: 吴越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