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有个“善访”团 让无力者有力 让悲观者前行
2019-03-25 09:25:14
来源: 宁波晚报 记者 滕华 通讯员 梅薇

01.jpg

  黎丽(左)和徐轲所负责的“善访”团项目,半年服务了1134人次。通讯员供图    

  为庆祝“国际社工日”,3月20日到27日,我市社会工作宣传周将以“追梦新征程,社工在行动”为主题开展系列活动。日前,记者走进负责“善访”项目的海曙区和义社工师事务所,听他们讲那些温暖人心的故事……

  故事A

  中年丧偶的王姐走不出心结 心理社工第一次上门和她聊“文艺”

  中年丧偶,对45岁的王姐来说,是活了半辈子最难跨越的一道鸿沟。去年,王姐的丈夫被诊断出癌症晚期,住院仅3个月就离开了人世。

  那时,王姐正读高三的孩子很快要参加高考了,王姐一个人承担了所有的压力。王姐的丈夫去世后没多久,孩子也去外地高校读书了。王姐一个人在家,世界突然安静了下来,变得空空荡荡。她变得不爱出门,总是一个人闷在家里,精神恍惚,动不动就掉眼泪。因为照顾丈夫,她的工作也辞掉了,家庭开销一下变得拮据起来……

  “王姐的状态,是典型的创伤后反应。”二级心理咨询师陈佳在接到社区递交过来的求助信息后,约了王姐见面。第一次登门,陈佳自我介绍说:“我是一名心理社工。”这个名词很新颖,陈佳说是为了预防引起王姐的抵触。

  王姐家里收拾得很整洁,陈佳一眼瞥见了她放在饭桌上的书,那是很文艺的一套著作。“我们从聊书开始,慢慢聊到了她的兴趣爱好”,作为一个专业的心理咨询师,陈佳时刻谨守规则,第一次与案主聊天切忌聊到对方的创伤点。就这样随意交谈,王姐看起来对眼前这个邻家妹妹还挺接纳的。临走,王姐还主动要求加了陈佳的微信。

  一直等到第三次交谈,她才和陈佳谈起了自己的那段故事。叫陈佳感触的是,言谈间,王姐的悲痛远不及她的遗憾——以前和丈夫一起度过的太少的二人时光;以前她太忙于工作、丈夫太忙于应酬;以前一家人甚至还没有抽时间出去多走走看看。

  慢慢地,王姐敞开了心扉,经过三四个月的创伤疗愈,情感波动逐渐变小,再到后来,更提出希望走出家门,出去参与集体生活、回馈社会。针对她的情况,陈佳和社区联系,为王姐推荐了读书会和社区志愿者。

  16次的心理咨询结束,王姐终于慢慢走出了丧偶的困境。现在,已经从王姐生活中“隐退”的陈佳还可以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她晒出的“春天的风”“盛开的花”……

  B

  家有大龄宅男,妈妈满肚子火 社工妙手施法,点滴之间起变化

  小张是个90后,职高毕业,目前租住在公租房里,他的父亲去年离世了。按理说,二十几岁的大小伙儿,原本应该承担起家庭顶梁柱的重任,但小张却长期赋闲在家,宁肯吃低保也不出门找工作。

  出门找工作,小张总是屡屡受挫,内心也逐渐变得自卑起来。在家里待着,母亲又一个劲催促他年龄大了,要有工作要自立,要谈恋爱组建自己的家庭。一边啰嗦,一边顶嘴,母子感情也是差到极致,到最后两人话也不愿意讲了。小张心安理得地关上了房门,宅在家里玩手机。

  大龄宅男小张的情况,引起了社区的注意。社工给出了一份全面的评估诊断报告——他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就业观念、性格、就业技能、家庭关系四方面。

  首次面谈时,小张很拘谨,说话吞吞吐吐。只有当聊到兴趣爱好时,他的话才多一点。原来,这个沉默的大男孩内心深处藏着一份不被旁人接纳的艺术梦想,特别喜欢画画、手工。抓住这个点,社工鼓励小张走出家门,参加社区办理的培训班,一来可以交到新的朋友,二来也可以学到一些就业技能技巧。

  与此同时,社区还鼓励小张担任垃圾分类志愿者,早晚两个时段在垃圾投放点对前来倒垃圾的居民进行垃圾分类知识宣传与投放指导。陪同的社工告诉记者,起初小张还是比较羞涩的,不敢开口。“但后来成功地劝导了十余户居民,大家都对他的行为点赞,小张的自我认同感很快就建立起来了。”

  如何改善小张母子之间剑拔弩张的紧张关系,也是重要一环。“小张妈妈,您可能需要适当放手了,他已经长大了。”社工鼓励妈妈让儿子懂得承担自己应负的职责,还传授了一些家长与孩子沟通的技巧。

  一点一点的变化,重塑着这个家庭。几个月后,小张高兴地给社工打来电话,说已通过了某货代公司文员的面试,近期就要开始工作了。

  数据

  半年访问1134人次,3个人的团队“战斗力”惊人

  海曙区民政局向和义社工师事务所购买了针对低保家庭和低保边缘群体的社会救助家庭友善访问服务项目,在集士港镇、洞桥镇、南门街道和鼓楼街道率先实施。

  记者了解到,社会救助家庭友善访问服务项目从去年5月开始启动,到去年底项目结束,共访问了1134人次,成功结案的服务对象达到了21例,目前仍有十余个案例在继续跟踪中。

  “我们项目组就3个人,是个小小的专业社工团队。”青春活泼的“85后”黎丽说话快人快语,旁边坐着她的搭档徐轲,两眼笑眯眯的,就像一个温暖的大哥。海曙区和义社工师事务所另一位“三分之一”,是毕业于香港理工大学社会工作专业的硕士李旭,一个帅气爽朗的大男孩。

  3个人的小团队,是如何爆发出这等大能量的?“事情不只是我们3个人在做,其实我们手头还有专家团队和遍布海曙几大试点社区的救助社工、友善访问员,共200多人。”黎丽说,他们邀请的专家团队覆盖了慈善、民政、残联、社工、心理咨询等领域,遇到有些情况复杂的服务对象,他们经常五六人“组团”开着一辆车就去了,要咨询哪方面的救助政策,当场就有专家解答指导。“避免了一次一次跑,对人家服务对象来说也不解渴,对我们来说,也要追求单次‘善访’达到最大价值。”

  据悉,今年“善访”项目仍将继续,或将在海曙城区街道全面推广。


标签:王姐;服务;访问;团队;妈妈;丈夫;第一次;海曙区;社工师;社区
编辑:江小来
精彩推荐
浙江在线地方中心版权所有
扫一扫
关注更
多精彩
  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城市频道 > 乐活城市  正文

宁波有个“善访”团 让无力者有力 让悲观者前行
2019-03-25 09:25:14 来源: 宁波晚报 记者 滕华 通讯员 梅薇

01.jpg

  黎丽(左)和徐轲所负责的“善访”团项目,半年服务了1134人次。通讯员供图    

  为庆祝“国际社工日”,3月20日到27日,我市社会工作宣传周将以“追梦新征程,社工在行动”为主题开展系列活动。日前,记者走进负责“善访”项目的海曙区和义社工师事务所,听他们讲那些温暖人心的故事……

  故事A

  中年丧偶的王姐走不出心结 心理社工第一次上门和她聊“文艺”

  中年丧偶,对45岁的王姐来说,是活了半辈子最难跨越的一道鸿沟。去年,王姐的丈夫被诊断出癌症晚期,住院仅3个月就离开了人世。

  那时,王姐正读高三的孩子很快要参加高考了,王姐一个人承担了所有的压力。王姐的丈夫去世后没多久,孩子也去外地高校读书了。王姐一个人在家,世界突然安静了下来,变得空空荡荡。她变得不爱出门,总是一个人闷在家里,精神恍惚,动不动就掉眼泪。因为照顾丈夫,她的工作也辞掉了,家庭开销一下变得拮据起来……

  “王姐的状态,是典型的创伤后反应。”二级心理咨询师陈佳在接到社区递交过来的求助信息后,约了王姐见面。第一次登门,陈佳自我介绍说:“我是一名心理社工。”这个名词很新颖,陈佳说是为了预防引起王姐的抵触。

  王姐家里收拾得很整洁,陈佳一眼瞥见了她放在饭桌上的书,那是很文艺的一套著作。“我们从聊书开始,慢慢聊到了她的兴趣爱好”,作为一个专业的心理咨询师,陈佳时刻谨守规则,第一次与案主聊天切忌聊到对方的创伤点。就这样随意交谈,王姐看起来对眼前这个邻家妹妹还挺接纳的。临走,王姐还主动要求加了陈佳的微信。

  一直等到第三次交谈,她才和陈佳谈起了自己的那段故事。叫陈佳感触的是,言谈间,王姐的悲痛远不及她的遗憾——以前和丈夫一起度过的太少的二人时光;以前她太忙于工作、丈夫太忙于应酬;以前一家人甚至还没有抽时间出去多走走看看。

  慢慢地,王姐敞开了心扉,经过三四个月的创伤疗愈,情感波动逐渐变小,再到后来,更提出希望走出家门,出去参与集体生活、回馈社会。针对她的情况,陈佳和社区联系,为王姐推荐了读书会和社区志愿者。

  16次的心理咨询结束,王姐终于慢慢走出了丧偶的困境。现在,已经从王姐生活中“隐退”的陈佳还可以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她晒出的“春天的风”“盛开的花”……

  B

  家有大龄宅男,妈妈满肚子火 社工妙手施法,点滴之间起变化

  小张是个90后,职高毕业,目前租住在公租房里,他的父亲去年离世了。按理说,二十几岁的大小伙儿,原本应该承担起家庭顶梁柱的重任,但小张却长期赋闲在家,宁肯吃低保也不出门找工作。

  出门找工作,小张总是屡屡受挫,内心也逐渐变得自卑起来。在家里待着,母亲又一个劲催促他年龄大了,要有工作要自立,要谈恋爱组建自己的家庭。一边啰嗦,一边顶嘴,母子感情也是差到极致,到最后两人话也不愿意讲了。小张心安理得地关上了房门,宅在家里玩手机。

  大龄宅男小张的情况,引起了社区的注意。社工给出了一份全面的评估诊断报告——他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就业观念、性格、就业技能、家庭关系四方面。

  首次面谈时,小张很拘谨,说话吞吞吐吐。只有当聊到兴趣爱好时,他的话才多一点。原来,这个沉默的大男孩内心深处藏着一份不被旁人接纳的艺术梦想,特别喜欢画画、手工。抓住这个点,社工鼓励小张走出家门,参加社区办理的培训班,一来可以交到新的朋友,二来也可以学到一些就业技能技巧。

  与此同时,社区还鼓励小张担任垃圾分类志愿者,早晚两个时段在垃圾投放点对前来倒垃圾的居民进行垃圾分类知识宣传与投放指导。陪同的社工告诉记者,起初小张还是比较羞涩的,不敢开口。“但后来成功地劝导了十余户居民,大家都对他的行为点赞,小张的自我认同感很快就建立起来了。”

  如何改善小张母子之间剑拔弩张的紧张关系,也是重要一环。“小张妈妈,您可能需要适当放手了,他已经长大了。”社工鼓励妈妈让儿子懂得承担自己应负的职责,还传授了一些家长与孩子沟通的技巧。

  一点一点的变化,重塑着这个家庭。几个月后,小张高兴地给社工打来电话,说已通过了某货代公司文员的面试,近期就要开始工作了。

  数据

  半年访问1134人次,3个人的团队“战斗力”惊人

  海曙区民政局向和义社工师事务所购买了针对低保家庭和低保边缘群体的社会救助家庭友善访问服务项目,在集士港镇、洞桥镇、南门街道和鼓楼街道率先实施。

  记者了解到,社会救助家庭友善访问服务项目从去年5月开始启动,到去年底项目结束,共访问了1134人次,成功结案的服务对象达到了21例,目前仍有十余个案例在继续跟踪中。

  “我们项目组就3个人,是个小小的专业社工团队。”青春活泼的“85后”黎丽说话快人快语,旁边坐着她的搭档徐轲,两眼笑眯眯的,就像一个温暖的大哥。海曙区和义社工师事务所另一位“三分之一”,是毕业于香港理工大学社会工作专业的硕士李旭,一个帅气爽朗的大男孩。

  3个人的小团队,是如何爆发出这等大能量的?“事情不只是我们3个人在做,其实我们手头还有专家团队和遍布海曙几大试点社区的救助社工、友善访问员,共200多人。”黎丽说,他们邀请的专家团队覆盖了慈善、民政、残联、社工、心理咨询等领域,遇到有些情况复杂的服务对象,他们经常五六人“组团”开着一辆车就去了,要咨询哪方面的救助政策,当场就有专家解答指导。“避免了一次一次跑,对人家服务对象来说也不解渴,对我们来说,也要追求单次‘善访’达到最大价值。”

  据悉,今年“善访”项目仍将继续,或将在海曙城区街道全面推广。


标签: 王姐;服务;访问;团队;妈妈;丈夫;第一次;海曙区;社工师;社区
编辑: 江小来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