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
扫一扫
关注更
多精彩
  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城市频道 > 浙江本地 > 温州  正文

“高空蜘蛛人”老张:爱上洗高楼 空中瞰温州感叹变化大
2019-01-12 10:08:46 来源: 温州日报 李庭

00300558019_23e9aef0.jpg

“蜘蛛人”张世祥在高空作业

  昨日,《给世贸中心“洗把脸”有多难》引发了市民对“高空蜘蛛人”这一群体的关注。今年50岁的陕西人张世祥便是“蜘蛛人”之一,1997年来温后一直从事高空洗楼作业。

  他告诉记者,他非常喜欢“蜘蛛人”这一称号,为此还特意去追过电影,他觉得自己的本事和电影里的“蜘蛛人”还挺契合,都会“飞檐走壁”。

  30米高空练就“轻功”

  瞒着家人在温洗楼

  昨日,老张正在平阳清洗一幢50多米高的建筑。他头戴安全帽,身着一身防水装备,坐在空中吊板上挥舞着长杆滚刷,一招一式更像是个在空中挥舞长剑的“大侠”,不像是个已至天命之年的人。老张说,他不怕高的本事,是在老家深山的悬崖峭壁上练出来的。

  作为山里长大的孩子,他从小就喜欢和同龄孩子一起摸高、爬树,逐渐把胆子越练越大。成年后,为了维持家中生计,他常跑到山中的悬崖峭壁处采药材,悬崖近30米高,绝壁上几无一处抓手,他只能先从放绳下去,然后自己再顺绳而下才能采到药材,一来二去也就掌握了一般人看着都怕的“轻功”。

  凭着这身本事,他来到温州后成为了一名洗楼工,接到的首单是市区内的一幢7层建筑。“高度还没老家的悬崖高,所以我并不害怕,在空中时还不时往下看看,当时我对温州城还很陌生。”

  但干起活来信心百倍的老张,却未在第一时间将在温洗楼的消息告知家人。“虽然我自己不怕,但洗楼毕竟是一个危险活,我那时已是三个男孩的父亲了,不告诉家人是怕他们担心。”老张说。

  等老张的家人知晓他在温州从事的具体工作时,已是四五年后的事了,那时他已成了行业内一名经验丰富的老手。

  “蜘蛛人”是“天气粉”

  担心成胖子爬不动楼

  在温洗楼多年后,老张仍保持有一个雷打不动的习惯:每天看天气预报。以前通过电视看,现在干脆将天气预报APP下到了手机里。

  老张说,这样做是对自己负责,近年来高空洗楼事故出了不少,他每次听到也会觉得心惊,也想着换工作,但决心一直没下,因为这一行他已驾轻就熟,换了新工作还要从头开始,不是件简单的事,看天气预报算是给自己添的一份“额外保险”。

  要是提前知晓了洗楼当天有风、有雨,哪怕赚得再多,老张也不想干了。“三个孩子中的两个已成家了,负担减轻,我也老了,就不想着那么拼了,毕竟生命是本钱。”老张说。

  但意外还是有的,与暴雨、疾风不期而遇时,老张都会赶忙从空中的作业平台上撤下来,下来后也会心有余悸,在空中不仅怕风雨、更怕雷电。

  另据老张透露,干他们这行还常为吃多、吃少纠结。吃少了没体力,吃多了又担心发胖,爬楼不方便。所以他不喜欢洗矮楼,喜欢洗200多米以上的高楼,一来可添那么点职业成就感,二来洗高楼一天上下两趟即可,不用来回折腾。

  至目前,市区置信大厦,鹿城广场大楼、华盟商务大楼等高楼均已入列过他的洗楼“清单”,他均站上这些城市地标的顶端俯瞰过温州。

  一个月洗3幢高楼

  月薪已破万

  这些年来,老张已记不清自己从空中看过多少次温州城了,用他的话说“变化还真是大啊!”

  在他的记忆里,他初到温州时,市区根本没什么高楼,最高的楼也仅在20层左右,他的洗楼工作总是干干停停,有时一个月也就能洗上1幢小楼,日薪只有30元。

  但现在情况变了,闯入他视野中的高楼越来越多,他现在的工作是忙不停。“上个月我几乎一天没歇,百米高楼洗了3幢,一天工资400元,一个月下来轻松破万元。”

  老张说,在以前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进入本月后他每天的工资已涨到500元了。他购买了本月下旬返乡过节的车票,儿子们的生活已不用他太操持了,他正计划给孙辈们带些温州特产,包括海鲜、鸭舌等。

  但记者了解到,老张并不想在老家待太久,3月就计划回温。“节后洗楼工作可能没现在忙了,但有活还是要干的,赚了钱生活有奔头。”老张说。

标签: 蜘蛛人;张世;张说;家人;高楼;温州;世贸中心;陕西人;高空蜘蛛人;本事
编辑: 吴越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