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毒民警叶征洲永远忘不了那个画面 5岁女儿被毒贩踢下楼,他一把接住
2019-06-26 08:41:55
来源: 都市快报 记者 程潇龙 通讯员 郑洁

  “《破冰行动》对我来说,实在无法引起我的兴趣,这就是一部电视剧,也仅仅只是一部根据真实事件‘演绎’的剧目而已。”这句话出自浙江省公安厅禁毒总队缉毒侦查支队支队长钟庆写的一段小文。

  缉毒警察,很神秘,他们要揪出“暗网”中的买家卖家,他们要卧底,往往不能对外公布照片……

  缉毒警察,也很危险,每一次抓捕毒贩的时机由对手说了算,那往往是最危险的时候,是一道生死考题。

  去年,浙江有64名民警和辅警在缉毒行动中受伤,年龄40-50岁之间。

  去年,浙江共破获毒品犯罪案件4200多起,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7000多人,其中破获公安部毒品目标案件57起,省毒品目标案件176起;共缴获毒品1.57吨,缴毒数同比上升4.5倍。

  从第一代毒品、第二代毒品到现在出现了被称为“实验室毒品”的新精神活性物质,浙江缉毒民警一直在与“绝命毒师”们斗智斗勇,一直走在“破冰”前列。

  今天是国际禁毒日,我们推出《浙江破冰行动》特别报道。

  禁毒民警叶征洲永远忘不了那个画面 5岁女儿被毒贩踢下楼,他一把接住

  掀开衣服的一角,我被震惊得说不出话。

  这是一个禁毒民警的身体,身上至少有十多处伤疤,我不敢细数。

  每一道伤疤,都有一段与毒品交织的经历。

  妻子曾好奇地问他,这些伤是怎么来的?他淡淡一笑,说是训练时刮擦的。

  可这次,他再也瞒不下去。

  妻子终于明白,丈夫不只是一个普通社区民警,警匪片当中的刀光剑影,其实离亲爱的人很近。

  右手臂的新伤疤刺眼醒目

  叶征洲,34岁,乐清市公安局柳市分局的社区民警,也是社区里的禁毒民警。

  2010年刚加入警队的叶征洲没有想到,往后的警察生涯,他会和毒品紧密相连,势同水火。

  今年2月26日晚上,一张照片在柳市分局民警的工作群里炸开了锅。图片中鲜血淋漓的手臂上,伤口撕裂着,触目惊心。

  即便没有露脸,同事们还是认出:这是叶征洲的。

  当天下午4时30分许,叶征洲接到线索:吸毒人员陈某近期频频“活动”。

  陈某行事谨慎小心,平时行迹飘忽,叶征洲立刻和同事去抓捕,在殡仪馆附近发现一辆黑色中华轿车,正是陈某的车,但车内没人。

  大家继续蹲守,很快,陈某出现了,他走向嫌疑车辆。

  在行动前,叶征洲短短几秒便研判了周围形势:嫌疑人距离10米、殡仪馆距离50米、周边没有其他人,时机很有利——他从隐蔽处冲了出去!

  陈某很快警觉,逃往殡仪馆方向。紧追20米后,叶征洲逼近陈某,用右臂紧扣他的脖子。情急之下,陈某亮出匕首,向叶征洲的右臂刺去,鲜血喷涌。

  叶征洲知道,如果任由其脱逃,可能会引起劫持人质事件,一边大声提醒队友“他有刀”,一边闪电般抓紧陈某持刀的左手。锋刃割破了叶征洲的左手食指,但他没松开。

  同事们赶上,陈某被合力制服。

  叶征洲伤势严重,被送往温州附二医救治。经医生诊治:右腕切割伤,长度10厘米,深度见骨、肌腱断裂,立即被安排手术治疗。

  妻子知道后哭着说,“你以后不要冲得太快了。”

  这是她第一次知道,丈夫是缉毒民警,她一直以为叶征洲整日在忙碌的只是家长里短。

  时隔四个月了,我这次采访他时,他右胳膊举起依旧吃力,手指的抖动几乎难以控制。他说,这只胳膊的力度还不到受伤前的50%。

  事实上,在这次受伤的一个多月后,他就归队了。尽管医生叮嘱说,要完全恢复,至少6到8个月。

  这两天,他还连续抓到两个吸毒者,勇猛如常。

  毒贩身上凶器多得像变戏法

  叶征洲在抓捕中,是主攻手。抓捕毒贩王某,是他的另一次惊险经历。

  2015年,吸毒者小朱被抓,供出背后毒贩王某,“他身上很多危险的东西,你们要小心,裤兜里肯定有匕首。”

  叶征洲获得一条线索,王某要与人在一条巷子里交易。

  王某身材健壮,他和买家在巷子里擦肩而过,眼神一交流,交货交钱眨眼间完成。随后,他出了巷子口走到大路上,叶征洲和6个队友围了上来。

  王某右手从裤兜里掏出一把短匕首,有民警手持警棍扑上,两个回合,打掉这把匕首。他又从右侧裤腰抽出一把30厘米的砍刀,又有民警空手夺白刃。

  紧接着,叶征洲和两个队友先后补上,将王某压倒在地,牢牢控制住他的右手。这时,不知他的左手从哪里掏出一把匕首(后来他招供,是藏在脚踝部位),民警合力夺下匕首,将他牢牢铐住。

  拉起王某时,地上有血水,检查嫌犯,没有伤。叶征洲这才感觉到,左手无名指麻木了,低头一看,流血了,幸好只是皮肤割裂伤。我见到叶征洲时,左手无名指这道疤痕几年了,依旧清晰。

  身边的战友老傅也啊了一声,他左手的无名指,滴滴答答在淌血。到医院一看,情况严重,无名指的肌腱几乎断裂。

  在现场绿化带中捡到一个包裹,是王某逃跑时丢的。包里面有十个小包装袋,里面全是冰毒,还有称重器和两把匕首。

  警方抓得越严,毒品价格也水涨船高,对毒贩来说,这是无法抵挡的诱惑,他们往往会拼死搏一回,赌一把,因为怕被抓到要掉脑袋,他们往往藏有真刀真枪,武装贩毒;对缉毒民警来说,或许这是一次好的抓捕时机,不容错失,要在毒贩交易的当刻,现场抓捕,而这个时刻,往往是毒贩警惕性最高,甚至枪已上膛……

  毒贩把女儿踹下楼

  零距离接触社区里一些涉毒家庭,叶征洲百感交集。

  他遇到过一个吸毒者,被抓后,还念念不忘放养在野外的一群鸭子,那是他一家人的生活来源;

  他曾像朋友一样和一个想自杀的吸毒者谈心,这个吸毒者的妻子,还有三个月就要临盆;

  他曾无数次与吸毒者“狭路相逢”,比如一个吸毒者因为过量吸食冰毒,坚持认为这世界还有另外一个自己,每晚都会用微信和另外一个自己说话,然后用另外一个账号回怼自己。

  对吸毒者的真实认知,是叶征洲当警察两年后一次抓捕任务。那是2013年夏天的一天,当天抓捕的是瘾君子李某。李某30多岁,身高一米八五,虎背熊腰,深谙散打搏击术。

  在一间出租房前一打照面,叶征洲愣住了:李某身后跟着一个5岁女孩,穿白色连衣裙。

  李某刚上了两节台阶,下意识一扭头,发现三个民警正在逼近,意外发生了,他一抬脚,没有片刻犹豫,女孩被他从楼上踢下。叶征洲立刻张开双臂扑了过去,准确地将孩子接在怀里。但由于惯性太大,孩子双腿还是触到了地面,磨破了点皮。

  “很不可思议,但是真实发生了。”他对我说,“当时,女孩瞪大眼睛,很恐惧,没有哭。”

  放下女孩,他紧跟两个战友扑过去,把李某死死按倒在地上。

  这时,小女孩突然跑上来,紧抱着叶征洲的大腿,尖叫着哭着,“不准你抓我爸爸!”

  直到今天,一想起这个女孩,他说,“心头一直在滴血。”

  禁毒久了,一些吸毒者在彻底戒毒后,还成了叶征洲的朋友。比如小鹏,因为好奇,尝试了冰毒,2012年被叶征洲抓住时才20岁出头。那次拘留执行完毕以后,小鹏找到他说,“再吸毒的话,一定来找你,把我再关起来。”

  7年过去了,小鹏过起了正常的生活,娶妻生子,开了一家太阳能专营店,规模还不小。叶征洲说,“很多人和事是能改变的,不是所有的坏人都一直是坏人。”

  这两年,出现了“第三代毒品”:新精神活性物质,是毒品类似物,有着与管制毒品相似或更强的兴奋、致幻、麻醉等效果。50%的吸食合成毒品成瘾者有精神疾病,很多毒贩自己也吸毒,这往往让警方的抓捕,变成了与“疯子”之间一场未知的殊死较量。


标签:毒贩;吸毒者;毒品;禁毒;女孩;匕首;手臂;浙江省公安厅;支队支队长;缉毒民警
编辑:江小来
精彩推荐
浙江在线地方中心版权所有
扫一扫
关注更
多精彩
  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城市频道 > 民生百态  正文

禁毒民警叶征洲永远忘不了那个画面 5岁女儿被毒贩踢下楼,他一把接住
2019-06-26 08:41:55 来源: 都市快报 记者 程潇龙 通讯员 郑洁

  “《破冰行动》对我来说,实在无法引起我的兴趣,这就是一部电视剧,也仅仅只是一部根据真实事件‘演绎’的剧目而已。”这句话出自浙江省公安厅禁毒总队缉毒侦查支队支队长钟庆写的一段小文。

  缉毒警察,很神秘,他们要揪出“暗网”中的买家卖家,他们要卧底,往往不能对外公布照片……

  缉毒警察,也很危险,每一次抓捕毒贩的时机由对手说了算,那往往是最危险的时候,是一道生死考题。

  去年,浙江有64名民警和辅警在缉毒行动中受伤,年龄40-50岁之间。

  去年,浙江共破获毒品犯罪案件4200多起,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7000多人,其中破获公安部毒品目标案件57起,省毒品目标案件176起;共缴获毒品1.57吨,缴毒数同比上升4.5倍。

  从第一代毒品、第二代毒品到现在出现了被称为“实验室毒品”的新精神活性物质,浙江缉毒民警一直在与“绝命毒师”们斗智斗勇,一直走在“破冰”前列。

  今天是国际禁毒日,我们推出《浙江破冰行动》特别报道。

  禁毒民警叶征洲永远忘不了那个画面 5岁女儿被毒贩踢下楼,他一把接住

  掀开衣服的一角,我被震惊得说不出话。

  这是一个禁毒民警的身体,身上至少有十多处伤疤,我不敢细数。

  每一道伤疤,都有一段与毒品交织的经历。

  妻子曾好奇地问他,这些伤是怎么来的?他淡淡一笑,说是训练时刮擦的。

  可这次,他再也瞒不下去。

  妻子终于明白,丈夫不只是一个普通社区民警,警匪片当中的刀光剑影,其实离亲爱的人很近。

  右手臂的新伤疤刺眼醒目

  叶征洲,34岁,乐清市公安局柳市分局的社区民警,也是社区里的禁毒民警。

  2010年刚加入警队的叶征洲没有想到,往后的警察生涯,他会和毒品紧密相连,势同水火。

  今年2月26日晚上,一张照片在柳市分局民警的工作群里炸开了锅。图片中鲜血淋漓的手臂上,伤口撕裂着,触目惊心。

  即便没有露脸,同事们还是认出:这是叶征洲的。

  当天下午4时30分许,叶征洲接到线索:吸毒人员陈某近期频频“活动”。

  陈某行事谨慎小心,平时行迹飘忽,叶征洲立刻和同事去抓捕,在殡仪馆附近发现一辆黑色中华轿车,正是陈某的车,但车内没人。

  大家继续蹲守,很快,陈某出现了,他走向嫌疑车辆。

  在行动前,叶征洲短短几秒便研判了周围形势:嫌疑人距离10米、殡仪馆距离50米、周边没有其他人,时机很有利——他从隐蔽处冲了出去!

  陈某很快警觉,逃往殡仪馆方向。紧追20米后,叶征洲逼近陈某,用右臂紧扣他的脖子。情急之下,陈某亮出匕首,向叶征洲的右臂刺去,鲜血喷涌。

  叶征洲知道,如果任由其脱逃,可能会引起劫持人质事件,一边大声提醒队友“他有刀”,一边闪电般抓紧陈某持刀的左手。锋刃割破了叶征洲的左手食指,但他没松开。

  同事们赶上,陈某被合力制服。

  叶征洲伤势严重,被送往温州附二医救治。经医生诊治:右腕切割伤,长度10厘米,深度见骨、肌腱断裂,立即被安排手术治疗。

  妻子知道后哭着说,“你以后不要冲得太快了。”

  这是她第一次知道,丈夫是缉毒民警,她一直以为叶征洲整日在忙碌的只是家长里短。

  时隔四个月了,我这次采访他时,他右胳膊举起依旧吃力,手指的抖动几乎难以控制。他说,这只胳膊的力度还不到受伤前的50%。

  事实上,在这次受伤的一个多月后,他就归队了。尽管医生叮嘱说,要完全恢复,至少6到8个月。

  这两天,他还连续抓到两个吸毒者,勇猛如常。

  毒贩身上凶器多得像变戏法

  叶征洲在抓捕中,是主攻手。抓捕毒贩王某,是他的另一次惊险经历。

  2015年,吸毒者小朱被抓,供出背后毒贩王某,“他身上很多危险的东西,你们要小心,裤兜里肯定有匕首。”

  叶征洲获得一条线索,王某要与人在一条巷子里交易。

  王某身材健壮,他和买家在巷子里擦肩而过,眼神一交流,交货交钱眨眼间完成。随后,他出了巷子口走到大路上,叶征洲和6个队友围了上来。

  王某右手从裤兜里掏出一把短匕首,有民警手持警棍扑上,两个回合,打掉这把匕首。他又从右侧裤腰抽出一把30厘米的砍刀,又有民警空手夺白刃。

  紧接着,叶征洲和两个队友先后补上,将王某压倒在地,牢牢控制住他的右手。这时,不知他的左手从哪里掏出一把匕首(后来他招供,是藏在脚踝部位),民警合力夺下匕首,将他牢牢铐住。

  拉起王某时,地上有血水,检查嫌犯,没有伤。叶征洲这才感觉到,左手无名指麻木了,低头一看,流血了,幸好只是皮肤割裂伤。我见到叶征洲时,左手无名指这道疤痕几年了,依旧清晰。

  身边的战友老傅也啊了一声,他左手的无名指,滴滴答答在淌血。到医院一看,情况严重,无名指的肌腱几乎断裂。

  在现场绿化带中捡到一个包裹,是王某逃跑时丢的。包里面有十个小包装袋,里面全是冰毒,还有称重器和两把匕首。

  警方抓得越严,毒品价格也水涨船高,对毒贩来说,这是无法抵挡的诱惑,他们往往会拼死搏一回,赌一把,因为怕被抓到要掉脑袋,他们往往藏有真刀真枪,武装贩毒;对缉毒民警来说,或许这是一次好的抓捕时机,不容错失,要在毒贩交易的当刻,现场抓捕,而这个时刻,往往是毒贩警惕性最高,甚至枪已上膛……

  毒贩把女儿踹下楼

  零距离接触社区里一些涉毒家庭,叶征洲百感交集。

  他遇到过一个吸毒者,被抓后,还念念不忘放养在野外的一群鸭子,那是他一家人的生活来源;

  他曾像朋友一样和一个想自杀的吸毒者谈心,这个吸毒者的妻子,还有三个月就要临盆;

  他曾无数次与吸毒者“狭路相逢”,比如一个吸毒者因为过量吸食冰毒,坚持认为这世界还有另外一个自己,每晚都会用微信和另外一个自己说话,然后用另外一个账号回怼自己。

  对吸毒者的真实认知,是叶征洲当警察两年后一次抓捕任务。那是2013年夏天的一天,当天抓捕的是瘾君子李某。李某30多岁,身高一米八五,虎背熊腰,深谙散打搏击术。

  在一间出租房前一打照面,叶征洲愣住了:李某身后跟着一个5岁女孩,穿白色连衣裙。

  李某刚上了两节台阶,下意识一扭头,发现三个民警正在逼近,意外发生了,他一抬脚,没有片刻犹豫,女孩被他从楼上踢下。叶征洲立刻张开双臂扑了过去,准确地将孩子接在怀里。但由于惯性太大,孩子双腿还是触到了地面,磨破了点皮。

  “很不可思议,但是真实发生了。”他对我说,“当时,女孩瞪大眼睛,很恐惧,没有哭。”

  放下女孩,他紧跟两个战友扑过去,把李某死死按倒在地上。

  这时,小女孩突然跑上来,紧抱着叶征洲的大腿,尖叫着哭着,“不准你抓我爸爸!”

  直到今天,一想起这个女孩,他说,“心头一直在滴血。”

  禁毒久了,一些吸毒者在彻底戒毒后,还成了叶征洲的朋友。比如小鹏,因为好奇,尝试了冰毒,2012年被叶征洲抓住时才20岁出头。那次拘留执行完毕以后,小鹏找到他说,“再吸毒的话,一定来找你,把我再关起来。”

  7年过去了,小鹏过起了正常的生活,娶妻生子,开了一家太阳能专营店,规模还不小。叶征洲说,“很多人和事是能改变的,不是所有的坏人都一直是坏人。”

  这两年,出现了“第三代毒品”:新精神活性物质,是毒品类似物,有着与管制毒品相似或更强的兴奋、致幻、麻醉等效果。50%的吸食合成毒品成瘾者有精神疾病,很多毒贩自己也吸毒,这往往让警方的抓捕,变成了与“疯子”之间一场未知的殊死较量。


标签: 毒贩;吸毒者;毒品;禁毒;女孩;匕首;手臂;浙江省公安厅;支队支队长;缉毒民警
编辑: 江小来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