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15万还款400万元 宁波女老板陷入“套路贷”
2018-11-22 10:44:45
来源: 宁波晚报

  徐女士是一家公司的老板,因为急需借款15万元,结果陷入了“套路贷”的陷阱,在虚高的本金数目、高利息、高手续费的重压下,不断“拆东墙补西墙”,而欠款本息如滚雪球迅速膨胀,在短短两个月内变成了400万元左右!“我根本还不起这笔钱!面对各种形式的逼债,我一度绝望想自杀,连遗书都写好了,幸亏家人发现协助我报警!”徐女士说。

  徐女士今年30多岁,宁波人,自己经营着一家小公司,名下有车子和几套房子。

  去年10月底,因为父亲生病和公司资金周转,徐女士急需15万元。因为有债务在身,她无法通过正规渠道借款,只好通过资金中介王某找到位于宁波恒隆中心的一家金融公司。“到了那里,他们工作人员审核了我名下的房子和车子等,然后与王姓中介一起上门家访,到我家实地察看情况,之后表示可以借6万元。在办理房产和汽车抵押后,他们拿出一张空白的借款合同,上面只写了6万元的借款金额,就让我签字按手印,其他‘出借人’‘利息’‘还款方式’等信息一概没有。”

  徐女士照做后,她的账户便立马收到借款6万元。“接下来,他们要求我立即往他们指定的一个账户汇款2万多元,说这是借款押金、平台手续费等,是他们出借钱的正常流程。”徐女士打款后,手上还剩3万多元。“起初,我还天真地以为,以后要还的本金就是实际拿到手的3万多元。”徐女士接着又支付给王某8000元中介费、1000元家访费,最后实际到手的只有2万多元。

  她没想到以后要为此付出的代价是:每个星期要还4450元,连续还款15期,共计66750多元。

  “拆东补西”欠款越来越多

  一度想要自杀

  因为借款数额不够,王某又主动带她到鄞州百丈路一家金融公司借款。“前面的房产、汽车抵押、上门家访流程都差不多,那个公司说可以借10万元给我,但是必须要签一个30万元借款合同。我有些担心,犹豫着要不要借,王姓中介一个劲地怂恿我签字,说这只是个操作流程,不会让我还那么多的,还说如果到时还不上,她会帮忙想办法。”徐女士说,她当时确实急需用钱,就一咬牙签了字。按照还款要求,徐女士在10天后还了8.7万元,20天后又还了7万元,共还了15.7万元,之后对方把那张30万元的借条还给了她。

  “我自己当然没能力在这么短时间内还款,这点他们也是知道的。所以,后面还的这15.7万元,除了我自己的5万元之外,另外10.7万元,是王姓中介带我到其他金融公司借的,利息是每天1000元!”

  就这样徐女士不断东拆西借,不断地用新借款还老借款,借了10多家金融公司。“因为借条上的金额都是虚高于实际借款金额,加上各种手续费、高利息,结果本息总额越滚越大。我深深陷进去了,自己也不知道究竟还要还人家多少钱。后来警方介入后,帮我理了一下,发现我已经还了100多万元,外面还有270多万元要还,而我真正拿到手的只有15万元。”

  “去年12月份底从金融公司借了最后一笔钱后,我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而中介王某还一个劲地拉着我去外面借钱……”徐女士终止从金融公司借款后,因为之前的借款没办法如期归还,于是各种手段的催债、逼债找上门来。她卖了名下两套小房子,但远远不够还欠款。

  “催债的人不时地打电话给我,打电话给我身边的人,还到我公司去闹。公司好几个月没有正常运营了,今年3月份他们催债最凶的时候,我想到了自杀,遗书都写好了,还好被我丈夫发现了,他提醒我赶紧报警!”

  两家借钱的金融公司

  竟是同一幕后老板

  百丈派出所杨警官主要负责调查此案。他调取受害人借款、还款的资金流水后,对着长长的账单仔细研究,发现受害人的借款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两家金融公司。“徐女士从两家借钱相互平账,而这些资金最终却流入同一个人的账户,也就是说两家公司其实是同一个幕后老板忻某的。换句话说,他的钱经过徐女士的手从左口袋到右口袋,之后就膨胀了许多倍。”杨警官说,同时他们深入调查发现了更多证据,认定忻某的两家公司有“套路贷”嫌疑,涉嫌诈骗。

  随后,百丈派出所民警将忻某、资金中介王某以及他们公司平时日常维持工作的吕某一举抓获。            

标签:借款;女士;金融公司;利息;手续费;逼债;欠款;遗书;老板;本金
编辑:方涛
精彩推荐
浙江在线地方中心版权所有
扫一扫
关注更
多精彩
  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城市频道 > 民生百态  正文

贷款15万还款400万元 宁波女老板陷入“套路贷”
2018-11-22 10:44:45 来源: 宁波晚报

  徐女士是一家公司的老板,因为急需借款15万元,结果陷入了“套路贷”的陷阱,在虚高的本金数目、高利息、高手续费的重压下,不断“拆东墙补西墙”,而欠款本息如滚雪球迅速膨胀,在短短两个月内变成了400万元左右!“我根本还不起这笔钱!面对各种形式的逼债,我一度绝望想自杀,连遗书都写好了,幸亏家人发现协助我报警!”徐女士说。

  徐女士今年30多岁,宁波人,自己经营着一家小公司,名下有车子和几套房子。

  去年10月底,因为父亲生病和公司资金周转,徐女士急需15万元。因为有债务在身,她无法通过正规渠道借款,只好通过资金中介王某找到位于宁波恒隆中心的一家金融公司。“到了那里,他们工作人员审核了我名下的房子和车子等,然后与王姓中介一起上门家访,到我家实地察看情况,之后表示可以借6万元。在办理房产和汽车抵押后,他们拿出一张空白的借款合同,上面只写了6万元的借款金额,就让我签字按手印,其他‘出借人’‘利息’‘还款方式’等信息一概没有。”

  徐女士照做后,她的账户便立马收到借款6万元。“接下来,他们要求我立即往他们指定的一个账户汇款2万多元,说这是借款押金、平台手续费等,是他们出借钱的正常流程。”徐女士打款后,手上还剩3万多元。“起初,我还天真地以为,以后要还的本金就是实际拿到手的3万多元。”徐女士接着又支付给王某8000元中介费、1000元家访费,最后实际到手的只有2万多元。

  她没想到以后要为此付出的代价是:每个星期要还4450元,连续还款15期,共计66750多元。

  “拆东补西”欠款越来越多

  一度想要自杀

  因为借款数额不够,王某又主动带她到鄞州百丈路一家金融公司借款。“前面的房产、汽车抵押、上门家访流程都差不多,那个公司说可以借10万元给我,但是必须要签一个30万元借款合同。我有些担心,犹豫着要不要借,王姓中介一个劲地怂恿我签字,说这只是个操作流程,不会让我还那么多的,还说如果到时还不上,她会帮忙想办法。”徐女士说,她当时确实急需用钱,就一咬牙签了字。按照还款要求,徐女士在10天后还了8.7万元,20天后又还了7万元,共还了15.7万元,之后对方把那张30万元的借条还给了她。

  “我自己当然没能力在这么短时间内还款,这点他们也是知道的。所以,后面还的这15.7万元,除了我自己的5万元之外,另外10.7万元,是王姓中介带我到其他金融公司借的,利息是每天1000元!”

  就这样徐女士不断东拆西借,不断地用新借款还老借款,借了10多家金融公司。“因为借条上的金额都是虚高于实际借款金额,加上各种手续费、高利息,结果本息总额越滚越大。我深深陷进去了,自己也不知道究竟还要还人家多少钱。后来警方介入后,帮我理了一下,发现我已经还了100多万元,外面还有270多万元要还,而我真正拿到手的只有15万元。”

  “去年12月份底从金融公司借了最后一笔钱后,我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而中介王某还一个劲地拉着我去外面借钱……”徐女士终止从金融公司借款后,因为之前的借款没办法如期归还,于是各种手段的催债、逼债找上门来。她卖了名下两套小房子,但远远不够还欠款。

  “催债的人不时地打电话给我,打电话给我身边的人,还到我公司去闹。公司好几个月没有正常运营了,今年3月份他们催债最凶的时候,我想到了自杀,遗书都写好了,还好被我丈夫发现了,他提醒我赶紧报警!”

  两家借钱的金融公司

  竟是同一幕后老板

  百丈派出所杨警官主要负责调查此案。他调取受害人借款、还款的资金流水后,对着长长的账单仔细研究,发现受害人的借款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两家金融公司。“徐女士从两家借钱相互平账,而这些资金最终却流入同一个人的账户,也就是说两家公司其实是同一个幕后老板忻某的。换句话说,他的钱经过徐女士的手从左口袋到右口袋,之后就膨胀了许多倍。”杨警官说,同时他们深入调查发现了更多证据,认定忻某的两家公司有“套路贷”嫌疑,涉嫌诈骗。

  随后,百丈派出所民警将忻某、资金中介王某以及他们公司平时日常维持工作的吕某一举抓获。            

标签: 借款;女士;金融公司;利息;手续费;逼债;欠款;遗书;老板;本金
编辑: 方涛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