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一居民家里有个“旧物实验馆” 收藏让“破烂变金”
2018-06-27 08:07:27
来源: 宁波日报 记者 徐 欣 江北记者站 张落雁 通讯员 郭传太

001.jpg

  图为陈大树收藏的宁波老物件。(徐欣 郭传太 摄)     

  上海久新搪瓷厂的多层提篮饭盒、烫头发的老式火钳、一套108件的木匠工具……江北居民陈大树收藏了上千种宁波老物件。在他的“旧物实验馆”内,摆满了老宁波人大大小小的家居用品。从小小的讨奶桶、老陶瓷挂钩,到一套木质饭桌椅和水杯茶壶,从民国的“烫婆子”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文具盒,在这里可以找到两三代宁波人的共同记忆。

  “我收藏的旧物从晚清到现在都有。”30多岁的陈大树是一位资深的旧物收藏爱好者。从一次接触旧物感受到旧时光的魅力,到一有空就跑遍宁波“捡破烂”,他沉迷在旧物收藏中。“这些越来越少的旧物,越看越有味道,让我想起很多过去的事情,仿佛可以回到以前的慢时光,感受让人心安的归属感。”

  三市旧货市场、金钟古玩城、范宅古玩市场、老街市场……这些最具宁波老底子市集文化的地方,都留下了陈大树“淘宝”的足迹。以前三市旧货市场每月逢三八开市,陈大树早上7点前就来到市场,“火眼金睛”般地扫货。有时几块钱就能“捡个宝”。陈大树还会去拆迁小区里“淘”、去“破烂王”收来的垃圾中翻捡。久而久之,不论市场的收藏家,还是“破烂王”、拆迁户,都知道了他,纷纷把手中的老物件便宜转让甚至送给他。

  “我有个收藏旧物的微信群,群的格言就是:随时随地捡垃圾,不捡垃圾没力量。”陈大树收藏旧物有四个原则:承载时代记忆、美学价值、品相尽量好、性价比尽量高。凭着这些原则,他淘到的旧物个别是花大价钱买的,大部分是很便宜买到的。曾有朋友出价上千元买他收到的一个儿童玩具,他舍不得卖,并不是因为东西值钱他要藏宝,而是在他眼里,这些有记忆情感的东西不能仅用金钱衡量,他要通过他的“旧物实验馆”,将这些旧物呈现给更多人,放大它们的社会价值。

  随着时代发展,大众对镌刻时光味道的旧物,有了新的审美认知。“旧物也许会被科技发展越来越快的时代淘汰,但其原有的美学价值和文化价值反而被遗存下来。”陈大树说,比如一张少了一条腿的凳子,只要对其功能或外观稍加改造,就可以成为很好的家居摆放装饰品。

  旧物美学文创产业在台湾和南方一些城市快速发展,旧物改造是其中很小的部分,还有再造、再现、重生、跨界体验等方式,具有很大的产业发展想像空间。“利用旧物可以做产品售卖、租赁、手工艺美学院、主题影棚、交换空间等复合性产业,现在我的‘旧物实验馆’还只是个雏形,未来将是个线上线下的城市记忆馆和复古美学生活馆。”陈大树对未来充满信心,“宁波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大量的城市中产阶级,以及成长起来的80后、90后,都为‘旧物实验馆’提供了优质的产业发展基础。”


标签:旧物;大树;宁波;收藏;物件;郭传太;徐欣;产业发展;旧货市场;美学价值
编辑:江小来
精彩推荐
浙江在线地方中心版权所有
扫一扫
关注更
多精彩
  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城市频道 > 民生百态  正文

江北一居民家里有个“旧物实验馆” 收藏让“破烂变金”
2018-06-27 08:07:27 来源: 宁波日报 记者 徐 欣 江北记者站 张落雁 通讯员 郭传太

001.jpg

  图为陈大树收藏的宁波老物件。(徐欣 郭传太 摄)     

  上海久新搪瓷厂的多层提篮饭盒、烫头发的老式火钳、一套108件的木匠工具……江北居民陈大树收藏了上千种宁波老物件。在他的“旧物实验馆”内,摆满了老宁波人大大小小的家居用品。从小小的讨奶桶、老陶瓷挂钩,到一套木质饭桌椅和水杯茶壶,从民国的“烫婆子”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文具盒,在这里可以找到两三代宁波人的共同记忆。

  “我收藏的旧物从晚清到现在都有。”30多岁的陈大树是一位资深的旧物收藏爱好者。从一次接触旧物感受到旧时光的魅力,到一有空就跑遍宁波“捡破烂”,他沉迷在旧物收藏中。“这些越来越少的旧物,越看越有味道,让我想起很多过去的事情,仿佛可以回到以前的慢时光,感受让人心安的归属感。”

  三市旧货市场、金钟古玩城、范宅古玩市场、老街市场……这些最具宁波老底子市集文化的地方,都留下了陈大树“淘宝”的足迹。以前三市旧货市场每月逢三八开市,陈大树早上7点前就来到市场,“火眼金睛”般地扫货。有时几块钱就能“捡个宝”。陈大树还会去拆迁小区里“淘”、去“破烂王”收来的垃圾中翻捡。久而久之,不论市场的收藏家,还是“破烂王”、拆迁户,都知道了他,纷纷把手中的老物件便宜转让甚至送给他。

  “我有个收藏旧物的微信群,群的格言就是:随时随地捡垃圾,不捡垃圾没力量。”陈大树收藏旧物有四个原则:承载时代记忆、美学价值、品相尽量好、性价比尽量高。凭着这些原则,他淘到的旧物个别是花大价钱买的,大部分是很便宜买到的。曾有朋友出价上千元买他收到的一个儿童玩具,他舍不得卖,并不是因为东西值钱他要藏宝,而是在他眼里,这些有记忆情感的东西不能仅用金钱衡量,他要通过他的“旧物实验馆”,将这些旧物呈现给更多人,放大它们的社会价值。

  随着时代发展,大众对镌刻时光味道的旧物,有了新的审美认知。“旧物也许会被科技发展越来越快的时代淘汰,但其原有的美学价值和文化价值反而被遗存下来。”陈大树说,比如一张少了一条腿的凳子,只要对其功能或外观稍加改造,就可以成为很好的家居摆放装饰品。

  旧物美学文创产业在台湾和南方一些城市快速发展,旧物改造是其中很小的部分,还有再造、再现、重生、跨界体验等方式,具有很大的产业发展想像空间。“利用旧物可以做产品售卖、租赁、手工艺美学院、主题影棚、交换空间等复合性产业,现在我的‘旧物实验馆’还只是个雏形,未来将是个线上线下的城市记忆馆和复古美学生活馆。”陈大树对未来充满信心,“宁波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大量的城市中产阶级,以及成长起来的80后、90后,都为‘旧物实验馆’提供了优质的产业发展基础。”


标签: 旧物;大树;宁波;收藏;物件;郭传太;徐欣;产业发展;旧货市场;美学价值
编辑: 江小来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