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38年婺剧再现大银幕 婺剧电影《宫锦袍》在横店杀青
2019-03-26 13:33:12
来源: 金华日报 记者 苗青 琚红征 通讯员 张辉

001.png

01.jpg

  经过近20天的紧张拍摄,浙江婺剧艺术研究院(浙江婺剧团)陈美兰新剧目创作团队出品的婺剧电影《宫锦袍》,于3月18日在东阳横店影视城顺利杀青,进入后期制作。

  大气磅礴的婺剧新编历史剧《宫锦袍》,是以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女皇帝武则天赐给名相狄仁杰的宫锦袍为主要道具贯穿剧情,反映了武则天和狄仁杰“以天下之心为心”的民本思想及两人惺惺相惜的知音之情。该剧获奖多多,并入选2017年度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创作扶持工程十部重点扶持剧目,填补了浙江省连续8年的空白,受到省政府通报表扬。为了让更多观众看到这一精品剧目,金华市政府出资将此拍成电影,这也是浙婺自1981年拍摄婺剧电影《西施泪》之后,时隔38年,第二部搬上银幕的婺剧大戏。

  通过电影,让更多的人看到婺剧

  电影《宫锦袍》的导演朱赵伟,是河南影视集团总裁助理,国家一级导演。自2005年从事电影导演工作,已先后导演电影作品17部,其中《程婴救孤》《清风亭》《山村母亲》等戏曲电影13部,分别为8个戏曲剧种,作品曾获国家“五个一工程奖”“金鸡奖”“华表奖”和多项国际电影奖。

  朱赵伟导演和婺剧的结缘,也是因为《宫锦袍》。3年前,应《宫锦袍》编剧贾璐的邀请,朱赵伟专程来金华看《宫锦袍》演出,这是他第一次看婺剧,留下了深刻印象。他说,浙婺有一批好演员,他们的表演和舞台上的精气神,提升了《宫锦袍》剧本。如果不是由浙婺来演,也许达不到现在这样的舞台效果。

  让朱赵伟下决心接受担任《宫锦袍》导演邀约的是去年5月,浙婺 “一带一路”万里行巡演到河南郑州的演出。婺剧《白蛇传》和《穆桂英》两场传统大戏震撼了郑州观众,也同样震撼了再次观看婺剧的朱导。朱赵伟说,这两出戏确实是经典剧目,让他不仅看到了婺剧行当这么齐全,而且文武戏都这么棒。“特别是《白蛇传》,我曾看过京剧、昆剧、川剧、豫剧等全国众多剧种的《白蛇传》,婺剧非常特别,尤其是白蛇、青蛇的蛇步、蛇形,显示人蛇一体的舞姿,以及金山寺‘水斗’等场面,让人叹为观止。如果能把这拍成电影,肯定会让观众感觉耳目一新。婺剧有这么多的好剧目,我要尽自己的能力,通过电影的方式,让更多的人看到。”

  著名导演韩剑英执导的舞台版婺剧《宫锦袍》为电影拍摄打下了很好的基础,朱赵伟在拍摄电影时,又特意增加了原先舞台上没有的两场武打戏,一方面能更充分的体现婺剧“文戏武做”的特点,将浙婺演员训练有素的戏曲武功展示出来,另一方面也增加了电影的丰富性和可看性。

  拍电影的辛苦,远远超过舞台演出

  剧中男女主角武则天和狄仁杰的扮演者,分别是“二度梅花奖”“二度文华奖”获得者陈美兰和“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奖主角奖”得主朱元昊。从拍电影的第一天起,他们就经受着身心和演技的巨大考验。

  陈美兰一般早上五点半起床,化装、做头饰得三个半至四个小时。每天除了早饭吃饱外,为了不影响妆容和头饰扎紧后的效果,中午和晚饭只能用吸管吸食一点稀饭和牛奶,忍饥挨饿成了常态。朱元昊因为进食太少加上长时间劳累,甚至差点晕倒在现场。

  武则天的服装和头饰重达30多斤,鞋子底厚四寸,从早上穿戴好以后,即使拍到半夜十一二点,中途就算再累,头、脚再痛也只能坚持着,一是怕重新穿戴费时间,影响拍摄进度;二是电影的大银幕,可以把任何一个小细节放大许多倍,重新穿戴后怕和前面的镜头有差别,影响整体效果。一天下来,不仅脖子痛腰痛脚痛,还恶心呕吐。摄影棚内的景都是临时搭建的,为了赶进度,有时前半边在拍戏,后半边还在搭新景,搭景材料和喷漆气味,熏得人直流泪。陈美兰的哮喘也因此复发,喘不上气来,每天都要吃抗敏药控制。

  为了符合电影的表现方式,《宫锦袍》的剧本一直在修改中。每天晚上拍摄结束后,都得重新背台词,那些长串的类似古文的台词,很考验人的记忆力。

  摄影棚很大很空旷,现场有演员和工作人员近200人,免不了有些嘈杂。拍摄时又不能用话筒,为了将现场演员的情绪带动起来,让大家听清楚台词,表演时就很费嗓子,一天下来,嗓子就沙哑了。

  在舞台上演出,是一气呵成的,情感是连续的,一场演出最多两个多小时。而拍电影是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分开拍,又是单机位拍摄,拍了正面和大场面镜头后,又要调换机位从后面再拍,然后拍近景、特写,很细微的情感都被放大,一段戏要反复演多遍,因为场景的原因,前后戏还要串着拍,很考验演员的演技和临场发挥。

  在拍摄武则天得知狄仁杰去世心痛落泪的一场戏时,导演怕陈美兰一时哭不出来,让人准备了眼药水备用。陈美兰始终以饱满的激情入戏,导演从不同的角度连拍了两遍,只要一喊开拍,陈美兰便马上入戏,把武则天饱含泪水的满腔不舍和悲痛情绪演了出来,均一次拍摄成功,让导演非常满意:“这就是好演员的功底!”

  带伤在拍戏,女儿出生了

  毫无疑问,一部戏的成功,需要大家齐心协力用心付出才能有最好的呈现。

  在浙婺的团队中,就有这么一批敬业者,上至80多岁的老演员,下到身怀六甲、带着伤病的中青年演员。

  国家二级演员楼胜,2月20日下乡演出时,在舞台上意外受伤,造成膝盖内侧韧带和半月板撕裂,被救护车送到医院后,医生建议手术治疗,并要卧床静养三个月。

  在剧中,楼胜饰演武则天的侄子武承嗣,是个戏份不轻的角色。再过10天,《宫锦袍》就要开机拍摄了。为了不影响电影的拍摄,剧组做了两手准备,一方面让另一名国家二级演员陈建旭突击赶排武承嗣的戏,随时可以顶替楼胜出场;另一方面,让楼胜积极接受治疗,争取早日康复。

  楼胜赶往杭州,向长期为团里演员治疗伤痛的中医寻求帮助。中医生倾向保守治疗,用针灸和敷药的方法让伤情得到有效控制和好转。3月3日一早,楼胜一瘸一瘸地出现在了拍摄现场。他说,拍电影是婺剧史上的大事,每个浙婺人都不想错过这样的机会。在这部戏中,自己没有武打戏份,腿已经能站立并行走了,加上电影片断化的拍摄特性,他已经能胜任剧中角色的演出。

  作为替补的陈建旭,对此没有丝毫的不悦,反而很为楼胜的复出而高兴:“这原本就是楼胜的角色,由他出演肯定更合适。”

  除了带伤坚持拍戏外,另一件事也充分体现出了优秀演员的素质。

  楼胜的妻子杨霞云,也是浙婺的国家一级演员、戏剧梅花奖获得者。原本也是《宫锦袍》剧组一员的她,因为怀孕不能参加拍摄。《宫锦袍》宫女的舞蹈是由杨霞云主排的。2月28日,前一天刚从农村演出回来的众多群演要进行排练,还有10余天就要生产的杨霞云挺着孕肚到中国婺剧院为大家排练。这个尚未出生的孩子,被导演称为“剧组最小的工作人员”。

  3月9日傍晚,在医院痛了一天一夜的杨霞云,产下了一个6斤重的女儿,此时的楼胜刚刚结束了一天的拍摄。当晚,楼胜匆匆赶回金华,在医院陪伴妻子和女儿3个多小时后,又开车回到横店,因为第二天一大早6点钟,他要化好妆继续进棚拍摄。此后一连多天,楼胜都没法回家照顾妻子和孩子,只能用电话和视频表达思念和问候。

  不计名利,甘做无名英雄

  今年64岁的国家一级演员刘志宏,虽已退休,这次主动请缨扮演一个没有一句台词的大臣,每天在摄影棚带妆等待十几个小时,人虽辛苦,心情却很好。

  刘志宏15岁进团,1981年浙婺第一部电影《西施泪》在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摄,他就饰演一个土兵,还是男主角范蠡的配唱。时隔38年,当年和自己同批进团参加拍摄的30多人中,只有自己一人参与了浙婺第二部婺剧电影的拍摄。他说:“我能为这两部电影尽绵薄之力,感到非常荣幸。这次虽然还是个配角,也许在镜头里连脸都看不清,但我仍要认认真真地演好每一场戏,这样整台戏才会好。”

  这次浙婺上下同心协力,每个部门都全力配合,在拍摄战争和逃难场面时,需要众多士兵和群众演员,80多岁的邵小春、朱云香等老演员和已经退休的国家一级演员郑丽芳、李月秋、吴淑娟等,都来到了拍摄现场,而浙婺的道具、服装、灯光、乐队工作人员也统统换上戏服,充当临时演员,这种一呼百应的场面,让导演赞不绝口。

  青年演员陈丽俐因病连续挂瓶多日,点滴打到双手浮肿,为了不影响拍摄,都是等拍戏结束再到附近小诊所继续挂瓶;连续两天带妆十几个小时后,青年演员巫文玲脸颊被贴片拉破红肿,到医院上药后又马上赶了回来。

  国家一级演员范红霞,是舞台版《宫锦袍》武则天的B角演员,在电影版中她没有一个镜头,每天却早早地来到摄影棚。在导演试戏时,为“武则天”走台、站位,或者给“武则天”对手戏演员配戏、对台词,等陈美兰化好妆后,就能直接进入实拍阶段。

  还有不少演职员则主动担起了后勤保障工作,哪里缺人到哪里帮忙,不计名利,甘做无名英雄。

  正如陈美兰所说,全院上下这么多人为拍摄《宫锦袍》默默付出,没有报酬,不计得失,毫无怨言,让自己非常感动。“我们只有排除万难,竭尽全力地拍出一部艺术水准高、口碑好、不负重望的婺剧电影佳作,才能对得起婺剧,对得起热爱婺剧的所有人。”

  按计划,婺剧电影《宫锦袍》,经过近半年的后期制作,争取在今年10月前上映,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


标签:婺剧;拍摄;电影;武则天;演员;导演;赵伟;剧目;一级演员;狄仁杰
编辑:江小来
精彩推荐
浙江在线地方中心版权所有
扫一扫
关注更
多精彩
  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城市频道 > 乐享生活  正文

时隔38年婺剧再现大银幕 婺剧电影《宫锦袍》在横店杀青
2019-03-26 13:33:12 来源: 金华日报 记者 苗青 琚红征 通讯员 张辉

001.png

01.jpg

  经过近20天的紧张拍摄,浙江婺剧艺术研究院(浙江婺剧团)陈美兰新剧目创作团队出品的婺剧电影《宫锦袍》,于3月18日在东阳横店影视城顺利杀青,进入后期制作。

  大气磅礴的婺剧新编历史剧《宫锦袍》,是以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女皇帝武则天赐给名相狄仁杰的宫锦袍为主要道具贯穿剧情,反映了武则天和狄仁杰“以天下之心为心”的民本思想及两人惺惺相惜的知音之情。该剧获奖多多,并入选2017年度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创作扶持工程十部重点扶持剧目,填补了浙江省连续8年的空白,受到省政府通报表扬。为了让更多观众看到这一精品剧目,金华市政府出资将此拍成电影,这也是浙婺自1981年拍摄婺剧电影《西施泪》之后,时隔38年,第二部搬上银幕的婺剧大戏。

  通过电影,让更多的人看到婺剧

  电影《宫锦袍》的导演朱赵伟,是河南影视集团总裁助理,国家一级导演。自2005年从事电影导演工作,已先后导演电影作品17部,其中《程婴救孤》《清风亭》《山村母亲》等戏曲电影13部,分别为8个戏曲剧种,作品曾获国家“五个一工程奖”“金鸡奖”“华表奖”和多项国际电影奖。

  朱赵伟导演和婺剧的结缘,也是因为《宫锦袍》。3年前,应《宫锦袍》编剧贾璐的邀请,朱赵伟专程来金华看《宫锦袍》演出,这是他第一次看婺剧,留下了深刻印象。他说,浙婺有一批好演员,他们的表演和舞台上的精气神,提升了《宫锦袍》剧本。如果不是由浙婺来演,也许达不到现在这样的舞台效果。

  让朱赵伟下决心接受担任《宫锦袍》导演邀约的是去年5月,浙婺 “一带一路”万里行巡演到河南郑州的演出。婺剧《白蛇传》和《穆桂英》两场传统大戏震撼了郑州观众,也同样震撼了再次观看婺剧的朱导。朱赵伟说,这两出戏确实是经典剧目,让他不仅看到了婺剧行当这么齐全,而且文武戏都这么棒。“特别是《白蛇传》,我曾看过京剧、昆剧、川剧、豫剧等全国众多剧种的《白蛇传》,婺剧非常特别,尤其是白蛇、青蛇的蛇步、蛇形,显示人蛇一体的舞姿,以及金山寺‘水斗’等场面,让人叹为观止。如果能把这拍成电影,肯定会让观众感觉耳目一新。婺剧有这么多的好剧目,我要尽自己的能力,通过电影的方式,让更多的人看到。”

  著名导演韩剑英执导的舞台版婺剧《宫锦袍》为电影拍摄打下了很好的基础,朱赵伟在拍摄电影时,又特意增加了原先舞台上没有的两场武打戏,一方面能更充分的体现婺剧“文戏武做”的特点,将浙婺演员训练有素的戏曲武功展示出来,另一方面也增加了电影的丰富性和可看性。

  拍电影的辛苦,远远超过舞台演出

  剧中男女主角武则天和狄仁杰的扮演者,分别是“二度梅花奖”“二度文华奖”获得者陈美兰和“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奖主角奖”得主朱元昊。从拍电影的第一天起,他们就经受着身心和演技的巨大考验。

  陈美兰一般早上五点半起床,化装、做头饰得三个半至四个小时。每天除了早饭吃饱外,为了不影响妆容和头饰扎紧后的效果,中午和晚饭只能用吸管吸食一点稀饭和牛奶,忍饥挨饿成了常态。朱元昊因为进食太少加上长时间劳累,甚至差点晕倒在现场。

  武则天的服装和头饰重达30多斤,鞋子底厚四寸,从早上穿戴好以后,即使拍到半夜十一二点,中途就算再累,头、脚再痛也只能坚持着,一是怕重新穿戴费时间,影响拍摄进度;二是电影的大银幕,可以把任何一个小细节放大许多倍,重新穿戴后怕和前面的镜头有差别,影响整体效果。一天下来,不仅脖子痛腰痛脚痛,还恶心呕吐。摄影棚内的景都是临时搭建的,为了赶进度,有时前半边在拍戏,后半边还在搭新景,搭景材料和喷漆气味,熏得人直流泪。陈美兰的哮喘也因此复发,喘不上气来,每天都要吃抗敏药控制。

  为了符合电影的表现方式,《宫锦袍》的剧本一直在修改中。每天晚上拍摄结束后,都得重新背台词,那些长串的类似古文的台词,很考验人的记忆力。

  摄影棚很大很空旷,现场有演员和工作人员近200人,免不了有些嘈杂。拍摄时又不能用话筒,为了将现场演员的情绪带动起来,让大家听清楚台词,表演时就很费嗓子,一天下来,嗓子就沙哑了。

  在舞台上演出,是一气呵成的,情感是连续的,一场演出最多两个多小时。而拍电影是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分开拍,又是单机位拍摄,拍了正面和大场面镜头后,又要调换机位从后面再拍,然后拍近景、特写,很细微的情感都被放大,一段戏要反复演多遍,因为场景的原因,前后戏还要串着拍,很考验演员的演技和临场发挥。

  在拍摄武则天得知狄仁杰去世心痛落泪的一场戏时,导演怕陈美兰一时哭不出来,让人准备了眼药水备用。陈美兰始终以饱满的激情入戏,导演从不同的角度连拍了两遍,只要一喊开拍,陈美兰便马上入戏,把武则天饱含泪水的满腔不舍和悲痛情绪演了出来,均一次拍摄成功,让导演非常满意:“这就是好演员的功底!”

  带伤在拍戏,女儿出生了

  毫无疑问,一部戏的成功,需要大家齐心协力用心付出才能有最好的呈现。

  在浙婺的团队中,就有这么一批敬业者,上至80多岁的老演员,下到身怀六甲、带着伤病的中青年演员。

  国家二级演员楼胜,2月20日下乡演出时,在舞台上意外受伤,造成膝盖内侧韧带和半月板撕裂,被救护车送到医院后,医生建议手术治疗,并要卧床静养三个月。

  在剧中,楼胜饰演武则天的侄子武承嗣,是个戏份不轻的角色。再过10天,《宫锦袍》就要开机拍摄了。为了不影响电影的拍摄,剧组做了两手准备,一方面让另一名国家二级演员陈建旭突击赶排武承嗣的戏,随时可以顶替楼胜出场;另一方面,让楼胜积极接受治疗,争取早日康复。

  楼胜赶往杭州,向长期为团里演员治疗伤痛的中医寻求帮助。中医生倾向保守治疗,用针灸和敷药的方法让伤情得到有效控制和好转。3月3日一早,楼胜一瘸一瘸地出现在了拍摄现场。他说,拍电影是婺剧史上的大事,每个浙婺人都不想错过这样的机会。在这部戏中,自己没有武打戏份,腿已经能站立并行走了,加上电影片断化的拍摄特性,他已经能胜任剧中角色的演出。

  作为替补的陈建旭,对此没有丝毫的不悦,反而很为楼胜的复出而高兴:“这原本就是楼胜的角色,由他出演肯定更合适。”

  除了带伤坚持拍戏外,另一件事也充分体现出了优秀演员的素质。

  楼胜的妻子杨霞云,也是浙婺的国家一级演员、戏剧梅花奖获得者。原本也是《宫锦袍》剧组一员的她,因为怀孕不能参加拍摄。《宫锦袍》宫女的舞蹈是由杨霞云主排的。2月28日,前一天刚从农村演出回来的众多群演要进行排练,还有10余天就要生产的杨霞云挺着孕肚到中国婺剧院为大家排练。这个尚未出生的孩子,被导演称为“剧组最小的工作人员”。

  3月9日傍晚,在医院痛了一天一夜的杨霞云,产下了一个6斤重的女儿,此时的楼胜刚刚结束了一天的拍摄。当晚,楼胜匆匆赶回金华,在医院陪伴妻子和女儿3个多小时后,又开车回到横店,因为第二天一大早6点钟,他要化好妆继续进棚拍摄。此后一连多天,楼胜都没法回家照顾妻子和孩子,只能用电话和视频表达思念和问候。

  不计名利,甘做无名英雄

  今年64岁的国家一级演员刘志宏,虽已退休,这次主动请缨扮演一个没有一句台词的大臣,每天在摄影棚带妆等待十几个小时,人虽辛苦,心情却很好。

  刘志宏15岁进团,1981年浙婺第一部电影《西施泪》在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摄,他就饰演一个土兵,还是男主角范蠡的配唱。时隔38年,当年和自己同批进团参加拍摄的30多人中,只有自己一人参与了浙婺第二部婺剧电影的拍摄。他说:“我能为这两部电影尽绵薄之力,感到非常荣幸。这次虽然还是个配角,也许在镜头里连脸都看不清,但我仍要认认真真地演好每一场戏,这样整台戏才会好。”

  这次浙婺上下同心协力,每个部门都全力配合,在拍摄战争和逃难场面时,需要众多士兵和群众演员,80多岁的邵小春、朱云香等老演员和已经退休的国家一级演员郑丽芳、李月秋、吴淑娟等,都来到了拍摄现场,而浙婺的道具、服装、灯光、乐队工作人员也统统换上戏服,充当临时演员,这种一呼百应的场面,让导演赞不绝口。

  青年演员陈丽俐因病连续挂瓶多日,点滴打到双手浮肿,为了不影响拍摄,都是等拍戏结束再到附近小诊所继续挂瓶;连续两天带妆十几个小时后,青年演员巫文玲脸颊被贴片拉破红肿,到医院上药后又马上赶了回来。

  国家一级演员范红霞,是舞台版《宫锦袍》武则天的B角演员,在电影版中她没有一个镜头,每天却早早地来到摄影棚。在导演试戏时,为“武则天”走台、站位,或者给“武则天”对手戏演员配戏、对台词,等陈美兰化好妆后,就能直接进入实拍阶段。

  还有不少演职员则主动担起了后勤保障工作,哪里缺人到哪里帮忙,不计名利,甘做无名英雄。

  正如陈美兰所说,全院上下这么多人为拍摄《宫锦袍》默默付出,没有报酬,不计得失,毫无怨言,让自己非常感动。“我们只有排除万难,竭尽全力地拍出一部艺术水准高、口碑好、不负重望的婺剧电影佳作,才能对得起婺剧,对得起热爱婺剧的所有人。”

  按计划,婺剧电影《宫锦袍》,经过近半年的后期制作,争取在今年10月前上映,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


标签: 婺剧;拍摄;电影;武则天;演员;导演;赵伟;剧目;一级演员;狄仁杰
编辑: 江小来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