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多跑一次”跑出县市区“新速度”
扫一扫
关注更
多精彩
  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城市频道 > 乐享生活  正文

孤残孩子进了普通学校 义乌卫星班 创造新奇迹
2018-01-19 09:26:02 来源: 金华日报 王健 龚琴娟

  1月16日上午9点,阳光灿烂,一辆轮椅在义乌市赤岸镇尚阳小学最靠近校门的教室门口停了下来,12岁的重度脑瘫等多重障碍孤儿乔乔(化名)在阿姨的帮助下站起来,向教室里自己的座位走去。她有些紧张,身子前倾,两腿小心地迈着步,轮番往前移动,双臂张开着,以保持身体的平衡。她的身后,阿姨和老师都跟着、盯着,随时准备必要的时候上前去扶一把。

  她的后排,是高个子同学小倪,这个孩子视力很弱,听力却很好,他嘿嘿地笑着,跟老师打招呼:“我真开心!”

  小愿和小茉两个孩子正在打闹,小亚和小春也跑回到座位了。乔乔一步一步往前走,终于到座位上了,她轻轻地吁了一口气,教室里顿时响起一阵鼓掌。乔乔羞涩地微微一笑,慢慢坐下来。

  这样一幕,这些天在尚阳小学卫星班每天都在上演。

01.jpg

02.jpg

03.jpg

04.jpg

05.jpg

      “乔乔会走路了!”好消息传得很快,不仅尚阳村的人都知道了,在义乌特殊教育圈子里传开了。卫星班6个孤残孩子进入尚阳小学才一年多时间,个个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乔乔能站起来走路了

  乔乔,她不但重度脑瘫,还患有肢体残疾等多重障碍,基本没有自理能力,不会说话,也无法与人沟通,在来学校之前,很多时候是躺着的,连站起来都困难,更不用说走路了。如今,经过老师一年来给她做集体课认知训练、知动训练、言语语言训练,她已经能掌握简单手语字词,认知水平大为提升,能独立完成爬、跪等动作,逐渐能坐起来,由轮椅代步,现在已经能独立行走数米远。而且,这个女孩很懂礼貌,会使用手语和人打招呼了,很听老师的话。

  小春,10岁,他患有言语等多重障碍,基本没有社会交往能力,遇人怕生,发音异常,情绪很不稳定。刚到卫星班的时候,小男生一点不配合训练,后来胆子慢慢变大了,见到陌生人也不害怕了,能说出个别单字和词。有意思的是,这孩子最喜欢当老师的小帮手。每天到学校第一件事就是帮老师分发玩具,下课后就整理玩具放回原处,还帮同学穿衣服穿鞋,把所有人的椅子归回原位……

  小亚,看起来很机灵,但这个8岁的男孩其实患有肢体残疾等多重障碍,生活无法自理,也基本没有社会交往能力,智力也有很大障碍。到学校学习一年后,老师对他的评价发生了很大变化,性格开朗了,很爱笑,爱玩,对食物特别感兴趣,老师每次发零食奖励,它总是第一个发现,特别兴奋。

  小茉,她是卫星班里最大的女生,13岁了,患有脑瘫,左侧身体不受控制,她有智力障碍,理解能力较差,不会说话。到卫星班学习一年后,她各方面能力都有所提升,居然学会拍篮球,可以发几个音节了。这个姑娘特别善良,是个热心肠,懂得关心帮助别人。她每天都陪同学小倪一起上学,让他把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带他走路,这样小倪就不会摔倒了。她还会照顾乔乔,看到她流鼻涕就主动帮忙拿手纸擦掉。

  小倪,他16岁了,有智力、视力残疾等多重障碍,智力虽然有缺陷,但理解能力良好。他胆子很小,以前不敢看人。到卫星班一年多hou ,他身上发生的变化非常大,学会了背古诗,喜欢唱歌,律动感良好,特别爱敲击木鱼,听着非常有节奏感。他拍球,靠的是听力,经常锻炼,一分钟能拍数百下。他特别懂礼貌,每天一来学校就与老师打招呼:“老师,早上好,祝你生日快乐!”

  小愿,这个15岁的孩子智力残疾,不会说话。到学校一年多后,她能做很多事情了,很善于听指令完成任务,肢体协调能力也有了很大改善。

  卫星班打开幸运之门

  看到孩子们的变化,尚阳小学的每个老师眼眶里都闪着泪花。他们是看着孩子们一天天发生变化,一点点进步,逐渐融入正常的小学生活里的。

  乔乔就读的卫星班,于2016年9月开班,是浙江省首批卫星班之一,也是金华市唯一的。卫星班的设置,就是将中轻度残疾的学生组班,从特殊学校转到普通学校,由特殊教育老师和普通学校教师共同执教,帮助这些孩子融入正常的社会生活中。

  义乌的卫星班更有所不同。义乌市赤岸镇尚阳村里有不少福利院寄养的中重度残疾孤儿,过去一直由老师送教上门,尚阳小学的老师是主力。义乌市特殊教育指导中心决定从这些孤儿中挑选一些有可能接受学校教育的孩子,组成卫星班。为了确保9月能按时开学,指导中心的老师提前半年开始调查走访,对尚阳村中重度残疾学生逐个测试,对生活自理能力、智力水平、受教育的可能性多方评估,选出了乔乔等6个幸运的孩子。其实,这6个孩子都有重度的多重残疾,有的根本无法完成测试,但老师们希望,不一样的学校生活能改变他们,期待发生奇迹。

  乔乔患重度脑瘫,兼多重障碍,半身肢体无力,大小便无法自理;口腔肌无力,长期由寄养妈妈喂食流质食物,不会说话。送教老师在长达3年的接触过程中发现乔乔沟通、交往、认知水平较好,感受到她强烈的学习欲望,也发现她的肢体康复情况较差,就为她进行长期、系统的康复训练,希望她进入卫星班以后能拥有独立自主生活的能力。

  同样幸运的还有小倪、小春、小愿、小亚和小茉。虽然他们各有各的残缺,幸运之门却同时向他们敞开了。

  2016年9月21日,义乌市尚阳小学卫星班正式开班。寄养妈妈给他们背上一直没用过的新书包,穿上一身新衣服,再给他们打一碗鸡蛋汤,像第一次送自己的孩子去上学一样庆祝这一天的到来。这一天,6名重度残疾孤儿生平第一次用上了新书包,走进了新学校,有了自己的同学,知道了什么叫上学。

  卫星班里发生了什么

  在普通学校办卫星班,尚阳小学从来没做过。怎样成为卫星班的后盾,星光实验学校也没做过。面对这一全新的课题,尚阳小学和星光实验学校在特殊教育指导中心的指导下携起手来,共同守护这棵幼苗。尚阳小学校长朱履平说:“其实学校老师多年送教上门,对残疾孩子已经很有感情,学生也经常跟着老师去帮助残疾学生,完全没有违和感。卫星班办在尚阳小学,其实对正常的孩子来说,很有帮助。”

  考虑到卫星班学生的身体状况,尚阳小学把离校门最近的教室腾出来,设置了卫星班专用教室、康复训练室等,又根据特殊教育需求进行整体改装,铺设橡胶地板、安装防滑扶手,并在校内修葺了多条无障碍通道,增设多种无障碍设施,新建无障碍洗手间。

  为了满足融合教育的需求,尚阳小学专门制定了融合教育课程表,各项教学安排都落实到位。每周一的升旗仪式,卫星班的学生和普通学生都一起注视国旗冉冉升起;春游秋游,卫星班学生也和小伙伴们一起享受大自然的美好。

  融合教育每天都在进行。学校从四到六年级学生中招募了一批爱心助学小伙伴,组建四至五人的融合支持小组。每天大课间,一个小组的成员就走进卫星班,按照老师的提示,跟卫星班的同学游戏互动,陪他们玩,帮他们上卫生间。每周一次的融合课程,小茉和小倪会到普通班和普通学生一起上音乐课、美术课。

  丁悯子老师是尚阳小学的大队辅导员,任教美术学科。每次融合课前,三个爱心助学小伙伴会提前到卫星班接小茉来美术教室。丁悯子会把小茉安排进不同的学习小组,让她能与更多的同学交往。同时,根据小茉的实际情况,为她单独定制学习任务,主要练习手指的灵活度。

  作为特殊教育学校的星光实验学校,则选派了刘禹彤与杨强新两位老师到卫星班任教。毕业于南京特教师范学院的刘禹彤此前已有6年班主任工作经验,被委任为卫星班班主任。杨强新本是学校总务,到卫星班后,还成了孩子们特别喜欢的哥哥老师,既能耐心地教他们学习、训练,还陪他们玩。

  卫星班是义乌特殊教育挑战重度残疾的试验田。星光实验学校校长俞巧龙表示学校全力以赴办好这个班,让教育惠及更多残疾学生。

  点亮咱们的卫星班

  来到偏远的农村,刘禹彤老师坦言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教学的难度还是出乎她的想象。

  过去她教的都是轻度残疾的学生,乔乔等6个孩子却是不同种类的重度残疾孩子,必须以康复为主要目标,注重情感态度价值观的培养。

  针对每个学生,刘禹彤做了很多功课,家庭情况调查表、体检报告、智商测试、感觉统合能力评估量表……细致到是否能独立穿衣,就餐是否需要喂食,能否独立玩玩具等,每个人都有一份独一无二的记录。

  卫星班成立快一年半了,刘老师基本不谈自己的艰辛,她说那是应该的,而孩子们的进步,让她兴奋不已。

  “刚开始那个月,我喊上课根本没人会起立,现在一上课他们就知道要起立了。”

  “以前教室里的玩具、康复用具天天好像长了腿似的到处乱跑,现在终于能物归原位了。”

  “虽然学校里有无障碍洗手间,但同学们都喜欢到普通卫生间去,我很高兴他们觉得自己和普通孩子是一样的。”

  “现在他们已经能坚持上一整堂课了,以前可坐不了几分钟。”

  小春以前很沉默,还总爱跟老师对着干。现在和老师同学熟悉了,慢慢融入课堂,可以靠简单的单字发音配合肢体动作主动参与表达了。

  小茉唇齿音发得很不标准。经过个别语训,现在发唇齿音时,她已经能有意识地将嘴唇闭紧了。

  “真是亲妈都没老师好!”看护阿姨插话道,“教这些孩子,可费工夫啦。”每个孩子的吃喝拉撒问题老师们都一一记在心上,每天下午的个训课中逐一实施有针对性的练习。这天要让乔乔练习爬,锻炼她的前庭平衡能力。

  “乔乔,向前爬,腿要正。”说着,刘禹彤跪了下来,趴在乔乔身后,抓住她的两个脚踝,跟她一起往前爬。这是刘禹彤的工作常态,像医生一样清楚孩子的症结,像老师一样解决问题,像保姆一样细心照顾,像同伴一样陪着玩耍。自始至终,不变的是像妈妈一样用爱温暖孩子们受损的身心。

  看到孩子们一天天在变化,最开心的莫过于寄养妈妈们。过去孩子们听到的都是义乌话,如今义乌话、普通话他们都能听懂了。“没想到他们这么厉害呀。”乔乔的寄养妈妈忍不住 夸道。由于长期缺乏锻炼,乔乔的咀嚼肌功能极差,至今仍不会说话。妈妈满脸自豪地说,现在乔乔已经会好多手语了。“乔乔,上厕所怎么说?”乔乔马上把大拇指和食指靠拢,翘起剩下的三个指头。

  “乔乔,喜欢刘老师吗?”乔乔笑着不说话。“喜欢点点头,不喜欢摇摇头。”刘禹彤在旁边补充道。

  乔乔马上笑着点了点头。

  “喜欢上学吗?”

  乔乔毫不犹豫地又点了点头。

  陈全是赤岸小学的一名党员教师,也是义乌市特殊教育指导中心招募到的助残志愿者。自2015年以来,她一直利用周末时间奔波在赤岸镇各村,看望残疾儿童,帮助他们进行康复训练。听说了乔乔的故事后,她更坚定了自己帮助残疾儿童的信念。“卫星班影响的不只是那6个学生,它让人们看到了人性关怀的力量,让志愿者看到了残疾儿童也能康复好转的希望。”她坚信,在融合教育理念指引下,残疾孩子也能像普通孩子一样有尊严地学习和生活。


标签: 老师;卫星;小学;孩子;义乌市;学校;特殊教育;脑瘫;教室;幸运之门
编辑: 江小来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