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多跑一次”跑出县市区“新速度”
扫一扫
关注更
多精彩
  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城市频道 > 浙江本地 > 舟山  正文

新区财经丨共享单车与公共单车博弈 舟山的智慧选择
2018-01-22 15:29:11 来源: 舟山日报 刘浩


  共享单车与公共单车博弈 舟山的智慧选择

  既不是武汉式公共自行车果断停摆 也不是苏州式的对共享单车关门说不

  让共享单车在舟山更规范,让市民有时间适应共享单车,亦是打造全域旅游的需要

  核心提示:

  去年7月初,零星的“摩拜单车”空降我市主城区。

  近期,临城商圈内,密密麻麻的蓝色单车蜂拥而至;定海城区,摩拜也一下子增加不少。

  共享单车真的来了。花费大量公共财政的公共自行车怎么办?

  打造“开放舟山”、全域旅游的舟山,一方面发布了《舟山市促进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规范发展的指导意见(试行)》,规范共享单车;另一方面,也有媒体援引相关部门的消息“公共自行车项目逐步退出”,以试探大众的反应。

  摩拜舟山第一站的领头效应

  你知道摩拜单车的舟山第一站在哪里吗?

  去年10月,记者在朱家尖的波音项目工地采访,发现一个摩拜单车停车点有一块牌,上书“摩拜舟山第一站”七个大字。在这块牌上还写着:“为更好服务现场施工人员,提高生产经济效益,我项目整合社会资源,与摩拜单车联合,在波音737完工及交付中心项目施工现场内设置舟山首处摩拜共享单车,为广大施工人员提供方便、快捷、智能、绿色出行。”

  承建波音项目的中铁建工集团,在项目施工时,带来摩拜,解决了施工人员来舟山工作时的短途出行难题,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方便。记者随访工地上的工人,他们均对公司的这一举措点赞。

  “中铁建工”的这一创意,对于城市建设与项目建设加快的舟山,或许具有示范意义。

  长峙岛的共享单车扎堆现象

  长峙岛,浙江海洋大学所在地,成排的共享单车堆放在校园门口。

  记者细看,尽管浙海大周边亦设有公共自行车站点,但鲜有人光顾。中午12点前后,10分钟时间,有学生骑走共享单车30余辆,选择公共自行车的学生为零。

  在长峙岛,不仅有红摩拜,还有蓝色的“hellobike”,从堆放的规模来看,投放量均不小。在香樟街、揽月湖边,时不时有共享单车与骑着共享单车的身影映入眼帘。

  “我是从宁波来的,宁波也有摩拜,通用性好,当然选共享单车。”“我们几个同学会在假日出去旅行,现在共享单车发展很快,许多城市及旅游地都有共享单车,手机在手,骑行不愁。”“好看,时尚,方便,可以很方便停车。”学生们如此回答。

  使用者多,汇聚量便大,这便是共享效应。

  年轻态+时尚化“脱公用共”的骑行者增加

  “脱公用共”,指的是曾经是公共自行车的使用者开始转投“共享单车”。

  “前两年,我在市民卡上开通了公共自行车租用业务,当时觉得用起来挺方便,但现在看着‘容颜苍老’的公共自行车,还真不知道要挑选哪辆才好。 ”在定海某事业单位工作的王女士,跟记者叙述弃用公共自行车改用共享单车的心境,“现在路上共享单车比较多,又漂亮,我也就懒得再去找公共自行车了,现在只要拿出手机扫一下就可以随停随骑,方便啊!”

  在IT行业工作的徐先生,则是在上海参加跑步比赛时,下载了摩拜APP,并注册成为会员。“我买了三个月的会员,才五元钱,每次两小时内会员免费。上海使用了几次很方便,现在新城的摩拜单车量越来越多,定海也在增加,我就基本告别了公共自行车。更何况,我经常出差的城市都有这样的单车,短途骑共享单车就成了习惯。”

  公共自行车在舟山投放已逾八年,曾经领先的管理与使用办法,在互联网时代已渐趋落伍。同时,部分公共自行车亦开始变得“老迈年高”,各种不适感渐增。更何况,公共自行车的服务常常脱节——用车高峰骑不到,每到深夜还不进。王女士坦言,前段时间,晚上下班骑着公共自行车到租用点,但发现租用点都满了,只能骑车到另一个租用点还车,浪费了时间。“当然,共享单车也有骑不到的时候,但还不进的事则从未发生。”

  数据说 共享单车发展迅猛

  据了解,目前,摩拜、哈罗等共享单车已在我市本岛区域累计投放6000辆,我市已注册用户约30万户,已缴纳押金用户约8万户。

  我市从2009年布局公共自行车项目以来,投入了大量的财力,以保障其正常运转。目前,全市公共自行车租赁服务遍及定海城区、定海北蝉、普陀、岱山、临城等地,共有站点300多个,共有公共自行车7000多辆。

  近几年的舟山统计公报显示,2013年新增公共自行车2000辆、2014年新增2012辆、2015年新增1100辆,2016新增710辆。

  2016年底,本报记者在相关部门获悉的数据称“舟山已有70632张市民卡开通了公共自行车租借服务”(详见2016年11月7日《舟山日报》)。

  当天的《舟山日报》还罗列了这样的一组数据:舟山的公共自行车,每辆车的日周转达到1.71次。

  在这则报道中,记者还发现如下数据:以定海区为例,2014年全区的公共自行车出借数(一借一还计一次)为573942次,2015年为1272575次。截至2016年10月,这个数据上升为1413244次,接近两年前的3倍。定海10月平均日出借人次为4700人次,新城近3个月的日均租用量约为2800人次,普陀则为3600人次,三地近期总计日平均出借次数超过11000次。

  应该讲,公共自行车的骑行与使用数据在2017年可能有所提升。但共享单车的出现则可能延缓了公共自行车的使用数据的上升,甚至在今年,或呈温和下降态势。

  在路上,如果你细观骑行者,骑共享单车的多数是年轻人,骑公共自行车的,则可能年龄略高。这与《QuestMobile2017共享单车市场报告》基本贴合,“从共享单车行业整体看,用户主要是30岁及以下的年轻人,约占75%。 ”

  利弊说 便与不便的相对论

  下载APP,注册,成为会员,扫码、开锁、骑行、到目的地、停车落锁,计价。

  打开软件,搜车,找到最近距离的共享单车,循轨迹找到车,开锁。

  互联网技术,让共享单车拥有了较之公共自行车更加贴心的体验感。

  但便与不便,始终是相对的。

  较之对互联网陌生的老年人而言,固定桩位的公共自行车,无须搜车循迹找车,公共自行车是便。

  对旅游者来说,全国大多数地区通用的共享单车,一键通用是便。

  骑车无须掏钱,只须一张开通公共自行车功能的市民卡,对市民而言,还有另一种便——便宜。

  但对旅游者来说,看着公共自行车就在身边,而没有当地市民卡不能骑,是不便。

  而对市民来说,随用随停是一种便,乱停乱放亦是一种不便。

  于城市的管理者而言,便与不便亦是相对的。

  共享单车,无须政府投巨资维护,是一种便。

  但共享单车的无序摆放,则需要投入力量管理,是另一种不便。

  如果纯以运营成本来看,公共财政支付的公共自行车成本不菲。据本报2011年发表的《新城自行车租赁模式调查》报道,2009年新城引进自行车租赁系统前期投入为320万元左右,共500辆自行车,维持这一系统运行的开销每年约在80万元。而这仅仅只是2009年500辆公共自行车的维护运营成本。

  武汉模式与苏州模式 孰优孰劣

  共享单车蜂拥,有桩的公共自行车好像到了命运的“分岔口”。

  去年11月17日,武汉市公共自行车项目运营方发布公告,决定自2017年11月25日起,全面停止武汉4万辆公共自行车的营运。这意味着,国内最早尝试、曾引发多座城市取经借鉴的武汉公共自行车项目,在运行8年后停摆。

  有意思的是,同样作为旅游城市的苏州,则基本限制了共享单车的进入。苏州市容市政管理局曾如此回应网友提问:“作为市场化经营行为,未经当地工商登记即擅自占道经营,零成本侵占城市公共空间,无序停放、违规占道等现象严重影响市容市貌环境秩序;作为公共交通工具,未经交通、质监等部门安全认定,更没有建立行业统一的车辆调度和维修机制,存在公共安全隐患。”

  武汉模式与苏州模式,孰优孰劣?

  1月17日,舟山日报社微信公众号转载了一篇关于我市已投放共享单车6000辆的文章,引起了市民的评议。“老舟山孙峰”说,“公共自行车不要急着退出。共享性自行车是百姓必需品,说不定哪天共享单车停运,公共自行车还会重出江湖。为了防范风险,建议共享单车和公共自行车融合发展。”

  网友们还留言说,“舟山公共自行车运营得不错,覆盖率很高,又便宜。”“还是公共自行车好,一小时内免费。”

  在武汉公共自行车全面停摆后,相关人士曾评论认为,武汉的公共自行车系统远未到报废期,退市将不可避免造成资源浪费。

  但该人士同样承认,从市场化改革角度看,凡是只需少量付费就能提供的公共服务,政府都可以择机抽身退出。

  规范共享单车 公共自行车伺机而动

  去年年底,在我市发布《舟山市促进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规范发展的指导意见(试行)》(以下简称《意见》)的同时,相关部门也放出了“在促进共享单车发展和广为接受的基础上,我市公共自行车将逐步退出”的消息。

  观望式的“逐步”退出,既不是武汉式对公共自行车果断决绝,又不同于苏州式的对共享单车“坚持说不”,或许恰恰是打造全域旅游语境下舟山的智慧选择。

  从发布的《意见》来看,既有对共享单车已经暴露出的问题的应对,也有对共享单车的规范:

  在押金管理方面,《意见》要求,经营者应当在本市行政区域内设立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企业或持有营业执照的企业法人分支机构;经营者收取押金、预付金的,应当与企业自有资金严格隔离,并在银行机构分别开立押金专户和预付金专户进行存放,专户资金不得挪作他用。经营者如需终止在本市的互联网自行车经营服务的,应提前20日向社会公告,妥善处理押金、预付金并依法依规退还预付金、押金等有关款项。

  针对乱投放问题,要求经营者组建运营维护队伍,运维人员配备标准为每投放120辆互联网自行车,配备1名运营维护人员。经营者须采用“电子围栏”等技术手段设置固定的“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借还、停放区域。

  另外,还要求经营者投放互联网自行车,应当在符合城市发展总体规划,保障城市公共空间需求的基础上,根据市场需求合理配置资源,并接受城市管理部门的指导,根据城管部门发布的监测报告,合理、及时调整互联网自行车的投放规模、投放数量和投放区域。经营者应当确立民事赔偿机制并向社会公示。经营者应当为承租人购买人身伤害保险和第三者责任险。

  而如果公共自行车逐步退出,老年人手机升级、互联网常识升级是一大课题。

  对共享单车的前景作进一步的观望,同时又有规范化举措,不失为应对策略。而共享单车的规范,或许正是“开放舟山”与全域旅游建设的一项内容。



标签: 单车;共享;舟山;公共自行车;公共单车;智慧;互联网
编辑: 贾晓雯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