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86岁老党员义务看护烈士故居三十余年
2019-08-30 08:24:49
来源: 台州日报 柳祥宝 孙金标

  金持钊站在自家的门前展示退伍军人证件,门边贴着各种荣誉牌匾。

  金持钊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默默地守护着金璇烈士故居。

  1956年,金璇的家属收到毛泽东主席签署的《革命牺牲工作人员家属光荣纪念证》。

  受台风影响,金璇烈士故居有受损。金持钊告诉金璇的孙子金云平,屋檐需要重新修理。

  金璇烈士故居前的土地上,这草长得快,除草是金持钊最多的活。

  金持钊偶尔和老伴一起做做手艺活,贴补家用。

  除草是金持钊干得最多的活。

  台风把故居东侧的门吹坏了,金持钊在修理中。

  86岁的金持钊没想过,义务看护烈士故居三十余年后,自己会因此成为镇里的“名人”。他喜欢安静,每天中午会搬一把躺椅放在门口,小憩一会儿。背后墙壁上贴着的“光荣之家”牌子,就像老人大半生的注释。

  儿子金美华还记得,去年12月,村干部敲锣打鼓将“光荣之家”的标牌送到家门口时,父亲突然背过身擦了擦眼泪,尽力挺直身体接过牌子。

  有这样的进步,是靠党和部队的培养

  金持钊,1934年8月出生,温岭市温峤镇楼旗村人。

  在他出生前,母亲陈凤姐已经加入中国共产党,而入党介绍人正是同村的金璇。虽然未曾与他谋面,但在长辈的闲谈中,金璇的革命事迹慢慢渗透进了金持钊的心里。

  1955年,金持钊应征入伍,成为一名炮兵。这是一个技术兵种,只有小学文化的他有些不适应。部队成了他的充电站,学文化、学技术,金持钊各方面能力有了显著提高,很快就担任了副班长。

  因为表现出色,入伍第一年,金持钊就入了党,“有这样的进步,是靠党和部队的培养。”心怀感恩,他将“我是共产党员”“光荣之家”的标牌贴在了家里最显眼的地方,时刻严格要求自己。

  有文化,就有了更多的工作机会。改革开放后,楼旗村企业林立,外来人口猛增。村里请他到村警务室,帮忙管理外来人口,看中的正是他文化程度不低,又在部队磨练过。上任后,金持钊兢兢业业,几乎没出过差错。

  有两件事让楼旗村党支部书记杨福春印象深刻,每月16日是村党支部的主题党日活动,金持钊总是早早到场等候,“而且,村里组织党员义务清扫垃圾,考虑到高龄老人的身体,不强制要求80岁以上的党员参加,但他从没落下过。”

  我是共产党员,我不后悔

  平时,金持钊和老伴会接些鞋辅的外加工手工活,赚点生活费。家里两层的石头房还是上世纪建的。其实,金持钊至少有两次可以改变生活的机会,只因为村里需要他,都选择了放弃。

  1958年退役后,金持钊被安排到温岭制药厂工作。这是一份体面的工作,但他把机会让给了别人。“劳动都是一样的,村里需要我,我愿意回乡务农。”金持钊说,当时楼旗村希望他能回来管理人民公社,是村里生产建设急需的人才。

  1959年,机会再次来临。金持钊被抽调支援三门盐场建设。上山砍树、下海打桩,刚过去的时候,经常累得睡不着觉。两年后,盐场顺利完工。金持钊接到了盐场抛来的橄榄枝,让他留在那里工作。他再次拒绝,因为当时的楼旗大队负责人想让他回来担任第六生产队队长,带领村民致富。

  “当时盐场是国营企业,绝对是金饭碗。”老人的儿子金美华偶尔会想,如果父亲没有拒绝,生活可能会是另一个样子,至少不用像现在这么辛苦。

  每次老人听到这话,总会看他一眼,“我是共产党员,我不后悔。哪里需要我,我就去哪里。”

  革命前辈流血牺牲,我跟他们没法比

  台风是金持钊最担心的事情。除了担心家人,还担心离家不远的金璇烈士故居。

  在白色恐怖年代,故居曾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共温岭县委领导人经常接头、联络、开会的地方,见证了温岭的革命斗争运动。百年时间,加上金璇后人长期在外工作,故居逐渐变成了危房,鲜有村民踏足其中。

  30多年前,金持钊主动担负起看护故居的职责,平日里修修补补,清理杂草,“我从小听着他的故事长大的,对故居有感情。只要有我在,我就会一直看护烈士故居。”

  台风“利奇马”来袭前,老人特意加固了故居的墙壁。台风稍有减弱,他就匆匆赶到现场查看。整体无恙,只有侧房的两扇门板倒在瓦堆里,这也让金持钊心疼不已,赶紧购买材料,重新安装回去。

  尽管家中不富裕,但金持钊为故居买材料从没心疼过。“零散的材料钱,他从来没跟我提过。”金璇的孙子金云平说,有一次回到老家,看到老屋有新加固的痕迹,特意取了一些钱送到金持钊家里,而他坚决不收。

  去年8月30日,故居被温岭市人民政府确定为市级文物保护点。看到后续的修缮保护有了着落,老人宽心了不少。

  交谈中,金持钊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革命前辈流血牺牲,我在这边看管一下,跟他们没法比。”

标签:烈士故居;故居;部队;台风;革命前辈;光荣之家;温岭
编辑:郑胜颖
精彩推荐
浙江在线地方中心版权所有
扫一扫
关注更
多精彩
  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城市频道 > 浙江本地 > 台州  正文

台州86岁老党员义务看护烈士故居三十余年
2019-08-30 08:24:49 来源: 台州日报 柳祥宝 孙金标

  金持钊站在自家的门前展示退伍军人证件,门边贴着各种荣誉牌匾。

  金持钊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默默地守护着金璇烈士故居。

  1956年,金璇的家属收到毛泽东主席签署的《革命牺牲工作人员家属光荣纪念证》。

  受台风影响,金璇烈士故居有受损。金持钊告诉金璇的孙子金云平,屋檐需要重新修理。

  金璇烈士故居前的土地上,这草长得快,除草是金持钊最多的活。

  金持钊偶尔和老伴一起做做手艺活,贴补家用。

  除草是金持钊干得最多的活。

  台风把故居东侧的门吹坏了,金持钊在修理中。

  86岁的金持钊没想过,义务看护烈士故居三十余年后,自己会因此成为镇里的“名人”。他喜欢安静,每天中午会搬一把躺椅放在门口,小憩一会儿。背后墙壁上贴着的“光荣之家”牌子,就像老人大半生的注释。

  儿子金美华还记得,去年12月,村干部敲锣打鼓将“光荣之家”的标牌送到家门口时,父亲突然背过身擦了擦眼泪,尽力挺直身体接过牌子。

  有这样的进步,是靠党和部队的培养

  金持钊,1934年8月出生,温岭市温峤镇楼旗村人。

  在他出生前,母亲陈凤姐已经加入中国共产党,而入党介绍人正是同村的金璇。虽然未曾与他谋面,但在长辈的闲谈中,金璇的革命事迹慢慢渗透进了金持钊的心里。

  1955年,金持钊应征入伍,成为一名炮兵。这是一个技术兵种,只有小学文化的他有些不适应。部队成了他的充电站,学文化、学技术,金持钊各方面能力有了显著提高,很快就担任了副班长。

  因为表现出色,入伍第一年,金持钊就入了党,“有这样的进步,是靠党和部队的培养。”心怀感恩,他将“我是共产党员”“光荣之家”的标牌贴在了家里最显眼的地方,时刻严格要求自己。

  有文化,就有了更多的工作机会。改革开放后,楼旗村企业林立,外来人口猛增。村里请他到村警务室,帮忙管理外来人口,看中的正是他文化程度不低,又在部队磨练过。上任后,金持钊兢兢业业,几乎没出过差错。

  有两件事让楼旗村党支部书记杨福春印象深刻,每月16日是村党支部的主题党日活动,金持钊总是早早到场等候,“而且,村里组织党员义务清扫垃圾,考虑到高龄老人的身体,不强制要求80岁以上的党员参加,但他从没落下过。”

  我是共产党员,我不后悔

  平时,金持钊和老伴会接些鞋辅的外加工手工活,赚点生活费。家里两层的石头房还是上世纪建的。其实,金持钊至少有两次可以改变生活的机会,只因为村里需要他,都选择了放弃。

  1958年退役后,金持钊被安排到温岭制药厂工作。这是一份体面的工作,但他把机会让给了别人。“劳动都是一样的,村里需要我,我愿意回乡务农。”金持钊说,当时楼旗村希望他能回来管理人民公社,是村里生产建设急需的人才。

  1959年,机会再次来临。金持钊被抽调支援三门盐场建设。上山砍树、下海打桩,刚过去的时候,经常累得睡不着觉。两年后,盐场顺利完工。金持钊接到了盐场抛来的橄榄枝,让他留在那里工作。他再次拒绝,因为当时的楼旗大队负责人想让他回来担任第六生产队队长,带领村民致富。

  “当时盐场是国营企业,绝对是金饭碗。”老人的儿子金美华偶尔会想,如果父亲没有拒绝,生活可能会是另一个样子,至少不用像现在这么辛苦。

  每次老人听到这话,总会看他一眼,“我是共产党员,我不后悔。哪里需要我,我就去哪里。”

  革命前辈流血牺牲,我跟他们没法比

  台风是金持钊最担心的事情。除了担心家人,还担心离家不远的金璇烈士故居。

  在白色恐怖年代,故居曾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共温岭县委领导人经常接头、联络、开会的地方,见证了温岭的革命斗争运动。百年时间,加上金璇后人长期在外工作,故居逐渐变成了危房,鲜有村民踏足其中。

  30多年前,金持钊主动担负起看护故居的职责,平日里修修补补,清理杂草,“我从小听着他的故事长大的,对故居有感情。只要有我在,我就会一直看护烈士故居。”

  台风“利奇马”来袭前,老人特意加固了故居的墙壁。台风稍有减弱,他就匆匆赶到现场查看。整体无恙,只有侧房的两扇门板倒在瓦堆里,这也让金持钊心疼不已,赶紧购买材料,重新安装回去。

  尽管家中不富裕,但金持钊为故居买材料从没心疼过。“零散的材料钱,他从来没跟我提过。”金璇的孙子金云平说,有一次回到老家,看到老屋有新加固的痕迹,特意取了一些钱送到金持钊家里,而他坚决不收。

  去年8月30日,故居被温岭市人民政府确定为市级文物保护点。看到后续的修缮保护有了着落,老人宽心了不少。

  交谈中,金持钊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革命前辈流血牺牲,我在这边看管一下,跟他们没法比。”

标签: 烈士故居;故居;部队;台风;革命前辈;光荣之家;温岭
编辑: 郑胜颖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