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妈梦”该醒了 童模背后远没有家长想象的那么风光
2019-04-23 10:30:13
来源: 绍兴日报 见习记者 周梦琪

  近日,杭州一位童模遭妈妈踢踹的视频引发了网友的关注。视频里,一个3岁左右的小女孩刚刚放下手中的篮筐,就被身后的妈妈踢踹了一脚,女童趔趄了几步险些摔倒。这让不少网友很愤怒,同时也把童模这个行业带进了大家的视野。

  近年来,童模市场在上海、杭州等一线城市发展迅速,一些较红的童模收入不菲。在绍兴市,童模也频频在商场、T台上出现。有的家长为圆“星妈梦”,还带着孩子在全国赶秀。然而,记者调查发现,童模背后,远没有家长想象的那么风光。

  背后的付出不小

  坐在沙发上,娴熟地摆出姿势,一套照片拍下来,奖励一颗棒棒糖。4月15日下午,记者在越城区一家童装店看到了正在拍摄新款夏装的6岁童模阳阳。当别的小朋友还在家撒娇、看动画片时,阳阳已经开始帮妈妈赚钱了。

  “孩子3岁开始就帮我做模特了。不过,绍兴的童装店一般都是自营小店,一天也拍不到100张照片,有时候一周才拍几十张。”阳阳的妈妈夏女士告诉记者,她有不少开童装店的朋友,平时就在朋友圈发发照片。

  在柯桥经营一家韩国进口童装店的吕女士告诉记者,他们的服装模特照片基本上来自于进货商。“绍兴没有像杭州那样的专业童装市场,童模市场才刚刚起步。不过,我有一个朋友真的为了包装孩子去其他城市赶秀。”吕女士说,与她相熟的顾客中,有几位妈妈经常带着孩子去杭州、上海等地参加走秀活动。她告诉记者,这些秀都不是随便能参加的,光赞助费就要上万元。此外,还有聘请专业摄影师的费用、交通住宿费用等,加起来少说也要两三万元。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绍兴众多童装店内的“模特”,基本上都是“自己人”。不少童装店负责人表示,以绍兴童装市场的收入及竞争压力,还达不到聘请专业模特的级别。“商圈不一样,需求也不一样。”一位业内人士说,类似上海、杭州这类一线城市,追求时尚,而北京、横店这些地方,影视业发达,所以童模市场较大。

  跟阳阳一样,米宝也是越城区的一位小童模,不过5岁的她已经成为了一名专业的小模特。最初,米宝在绍兴一商场内参加走秀表演,后来渐渐步入“职业生涯”,小小年纪的她对于舞台已经有了条件反射。“一开始就是想让她练练胆子,见见世面,后来被杭州的一家广告公司看中,拍了一些海报,就逐渐接一些代言业务了。”米宝的妈妈林女士说,其实看似风光的走秀背后都需要付出高于收入的代价。如果哪天女儿不感兴趣了,她会让女儿去尝试别的爱好。

  一条畸形产业链

  业内人士透露,现在童模行业乱象多,有的小孩被要求天天做发型,有的四五岁就被要求化妆、做指甲,有的一天要站10多个小时,甚至冬穿单衣、夏裹棉袄拍摄,还有妈妈担心孩子变胖,极力控制其饮食。

  相比起大多数同龄的孩子,童模们都早早地理解到了“工作”的含义,甚至有着“日进斗金”的能力。他们走进这个圈子,或出于不同的理由,但相同的是,在每个童模的背后都站着一位做着“星妈梦”的家长。

  “绍兴的童模市场基本以培训形体为主。而在一线城市,很多培训机构直接以培养童星为噱头,收取会员费,会员费一年就要几万元。”一位在童模市场扑腾多年的妈妈告诉记者,在她们的圈子里,培养方式也分好几种,有的常去外地赶秀,有的长期在横店等影视基地“逮”剧组面试,有的通过常规培训比赛寻求被广告公司相中。

  记者了解到,因为绍兴的童模市场刚刚起步,所以很多家长并不清楚背后的问题,积极地让孩子报名参加“形体培训班”。事实上,很多培训机构里面会有一些带资通告,要求孩子参加一些自费活动,有的角色如想接的话,需要交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的“赞助费”。走秀活动也是按品牌收费,少的几千几万元,多的超10万元。

  “有的大型综艺节目,如果通过中介机构参加,交的费用往往要几万元一期,还得走关系。”一位家长透露,进入这个圈子就会发现,这是个“无底洞”,培训、参演、包装都是自己花大价钱买来的,哪怕在抖音、自媒体上推广,费用也少则上万元起。不少绍兴的家长已经不堪重负中途退场了。

  “童模走红,难度不亚于考清华、北大。”刚刚放弃“星妈梦”的张女士拿出一堆发票说,光孩子报名参加“形体培训班”的费用就达2万多元,购买品牌服装的费用更不用说了。张女士坦言,她好像走进了一个“怪圈”,童模市场背后竟是一个个捆绑的畸形产业链。她很后悔,一开始只是让小孩子参加走秀活动,以为能增长见识、提升自信,现在却发现,是自己在源源不断地花钱买孩子的劳动,还耽误了孩子的学习。为此,她果断地中断了孩子的商演活动。

  “灰色”地带监管难

  “对方收了培训费,却没上几节课,投诉了好几次也没有解决。”“报名上培训班时承诺的走秀活动,一直没有兑现。”……随着童模市场的起步而滋生的培训产业,也出现了不少问题。“童模培训班由谁来监管,这些培训是否具有正规的培训资质?”采访中,针对这些问题,没有部门给出明确答复。

  杭州童模被踹事件曝出后不久,100多家电商平台的童装店主联名呼吁:为规范童模拍摄、推动童模保护,拒绝使用在拍摄过程中存在损害儿童权益行为的一切图片与视频。

  绍兴一家从事儿童摄影的公司负责人丁先生说,因家长与商家产生矛盾而致使拍摄延误的“事故”时有发生。他建议相关部门给童模行业立法立规,对童模参与拍摄的强度、时长、场景等做出具体的限制要求。

  记者了解到,早在2013年,美国国会就提出过一项新法案,要求时尚行业对童模权益进行保护——时装品牌杂志应该为青少年/儿童模特提供和学校相同的保护机制。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必须在取得该州儿童委员会颁发的许可证后,才能让孩子参加表演。

  目前,针对童模的保护,国家还没有专门的法规。不过,法律界人士指出,假如童模作为一种长期职业,实现公司化运作,那么对童模的保护就可以参照《劳动法》和《未成年人保护法》来进行。《劳动法》是禁止使用童工的,这当然也包括童模。

  

标签:妈妈;杭州;绍兴;孩子;视频;童装;家长;拍摄;背后;产业链
编辑:白璐
精彩推荐
浙江在线地方中心版权所有
扫一扫
关注更
多精彩
  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城市频道 > 浙江本地 > 绍兴  正文

“星妈梦”该醒了 童模背后远没有家长想象的那么风光
2019-04-23 10:30:13 来源: 绍兴日报 见习记者 周梦琪

  近日,杭州一位童模遭妈妈踢踹的视频引发了网友的关注。视频里,一个3岁左右的小女孩刚刚放下手中的篮筐,就被身后的妈妈踢踹了一脚,女童趔趄了几步险些摔倒。这让不少网友很愤怒,同时也把童模这个行业带进了大家的视野。

  近年来,童模市场在上海、杭州等一线城市发展迅速,一些较红的童模收入不菲。在绍兴市,童模也频频在商场、T台上出现。有的家长为圆“星妈梦”,还带着孩子在全国赶秀。然而,记者调查发现,童模背后,远没有家长想象的那么风光。

  背后的付出不小

  坐在沙发上,娴熟地摆出姿势,一套照片拍下来,奖励一颗棒棒糖。4月15日下午,记者在越城区一家童装店看到了正在拍摄新款夏装的6岁童模阳阳。当别的小朋友还在家撒娇、看动画片时,阳阳已经开始帮妈妈赚钱了。

  “孩子3岁开始就帮我做模特了。不过,绍兴的童装店一般都是自营小店,一天也拍不到100张照片,有时候一周才拍几十张。”阳阳的妈妈夏女士告诉记者,她有不少开童装店的朋友,平时就在朋友圈发发照片。

  在柯桥经营一家韩国进口童装店的吕女士告诉记者,他们的服装模特照片基本上来自于进货商。“绍兴没有像杭州那样的专业童装市场,童模市场才刚刚起步。不过,我有一个朋友真的为了包装孩子去其他城市赶秀。”吕女士说,与她相熟的顾客中,有几位妈妈经常带着孩子去杭州、上海等地参加走秀活动。她告诉记者,这些秀都不是随便能参加的,光赞助费就要上万元。此外,还有聘请专业摄影师的费用、交通住宿费用等,加起来少说也要两三万元。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绍兴众多童装店内的“模特”,基本上都是“自己人”。不少童装店负责人表示,以绍兴童装市场的收入及竞争压力,还达不到聘请专业模特的级别。“商圈不一样,需求也不一样。”一位业内人士说,类似上海、杭州这类一线城市,追求时尚,而北京、横店这些地方,影视业发达,所以童模市场较大。

  跟阳阳一样,米宝也是越城区的一位小童模,不过5岁的她已经成为了一名专业的小模特。最初,米宝在绍兴一商场内参加走秀表演,后来渐渐步入“职业生涯”,小小年纪的她对于舞台已经有了条件反射。“一开始就是想让她练练胆子,见见世面,后来被杭州的一家广告公司看中,拍了一些海报,就逐渐接一些代言业务了。”米宝的妈妈林女士说,其实看似风光的走秀背后都需要付出高于收入的代价。如果哪天女儿不感兴趣了,她会让女儿去尝试别的爱好。

  一条畸形产业链

  业内人士透露,现在童模行业乱象多,有的小孩被要求天天做发型,有的四五岁就被要求化妆、做指甲,有的一天要站10多个小时,甚至冬穿单衣、夏裹棉袄拍摄,还有妈妈担心孩子变胖,极力控制其饮食。

  相比起大多数同龄的孩子,童模们都早早地理解到了“工作”的含义,甚至有着“日进斗金”的能力。他们走进这个圈子,或出于不同的理由,但相同的是,在每个童模的背后都站着一位做着“星妈梦”的家长。

  “绍兴的童模市场基本以培训形体为主。而在一线城市,很多培训机构直接以培养童星为噱头,收取会员费,会员费一年就要几万元。”一位在童模市场扑腾多年的妈妈告诉记者,在她们的圈子里,培养方式也分好几种,有的常去外地赶秀,有的长期在横店等影视基地“逮”剧组面试,有的通过常规培训比赛寻求被广告公司相中。

  记者了解到,因为绍兴的童模市场刚刚起步,所以很多家长并不清楚背后的问题,积极地让孩子报名参加“形体培训班”。事实上,很多培训机构里面会有一些带资通告,要求孩子参加一些自费活动,有的角色如想接的话,需要交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的“赞助费”。走秀活动也是按品牌收费,少的几千几万元,多的超10万元。

  “有的大型综艺节目,如果通过中介机构参加,交的费用往往要几万元一期,还得走关系。”一位家长透露,进入这个圈子就会发现,这是个“无底洞”,培训、参演、包装都是自己花大价钱买来的,哪怕在抖音、自媒体上推广,费用也少则上万元起。不少绍兴的家长已经不堪重负中途退场了。

  “童模走红,难度不亚于考清华、北大。”刚刚放弃“星妈梦”的张女士拿出一堆发票说,光孩子报名参加“形体培训班”的费用就达2万多元,购买品牌服装的费用更不用说了。张女士坦言,她好像走进了一个“怪圈”,童模市场背后竟是一个个捆绑的畸形产业链。她很后悔,一开始只是让小孩子参加走秀活动,以为能增长见识、提升自信,现在却发现,是自己在源源不断地花钱买孩子的劳动,还耽误了孩子的学习。为此,她果断地中断了孩子的商演活动。

  “灰色”地带监管难

  “对方收了培训费,却没上几节课,投诉了好几次也没有解决。”“报名上培训班时承诺的走秀活动,一直没有兑现。”……随着童模市场的起步而滋生的培训产业,也出现了不少问题。“童模培训班由谁来监管,这些培训是否具有正规的培训资质?”采访中,针对这些问题,没有部门给出明确答复。

  杭州童模被踹事件曝出后不久,100多家电商平台的童装店主联名呼吁:为规范童模拍摄、推动童模保护,拒绝使用在拍摄过程中存在损害儿童权益行为的一切图片与视频。

  绍兴一家从事儿童摄影的公司负责人丁先生说,因家长与商家产生矛盾而致使拍摄延误的“事故”时有发生。他建议相关部门给童模行业立法立规,对童模参与拍摄的强度、时长、场景等做出具体的限制要求。

  记者了解到,早在2013年,美国国会就提出过一项新法案,要求时尚行业对童模权益进行保护——时装品牌杂志应该为青少年/儿童模特提供和学校相同的保护机制。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必须在取得该州儿童委员会颁发的许可证后,才能让孩子参加表演。

  目前,针对童模的保护,国家还没有专门的法规。不过,法律界人士指出,假如童模作为一种长期职业,实现公司化运作,那么对童模的保护就可以参照《劳动法》和《未成年人保护法》来进行。《劳动法》是禁止使用童工的,这当然也包括童模。

  

标签: 妈妈;杭州;绍兴;孩子;视频;童装;家长;拍摄;背后;产业链
编辑: 白璐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