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森博会
扫一扫
关注更
多精彩
  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城市频道 > 浙江本地 > 杭州  正文

杭州的“第一片”落叶 是谁?
2018-08-26 09:13:37 来源: 都市快报 记者 刘云 摄影 朱丹阳

  过了“立秋”后,不知道多少人嚷嚷着,一叶知秋。

  说入了秋,一天天凉下来,树叶们也会慢慢准备起来了,该落叶的落叶,该变色的变色。

  眼瞅着,杭州昨天最高气温降到了不到30℃,那么自带凉意的“第一片”落叶,会是谁?

  梧桐。

  毕竟有句老话,说“梧桐一叶落,天下皆知秋”。

7062a471-0a3b-48c4-9f2a-976510cec218.jpg

  梧桐报秋自古高贵

  前几百年,南宋的杭州,梧桐的“地位”可高了,人家是有“官职”的——皇宫里头,负责报秋!

  古书《梦粱录》,是记载南宋市情风物的著名笔记,里头说了,梧桐报秋,相当有仪式感。

  到了“立秋”这一天,皇宫里一早就忙活起来。宫人们把种在盆子里的梧桐,搬到大殿里,等“立秋”时辰一到,太史官就高声上奏:“秋来了!”

  随着上奏声,树上的梧桐叶,有一两片应声而落,那就可以昭告天下,秋天到了!

  看到这里,我经常想,要是梧桐不捧场,一片叶都没落,那可怎么办,太史官岂不是很尴尬?

  古代咱说不好,放到现在杭州这样的天气里,估计站在梧桐树下喊上大半天,一片叶子都不会搭理你呢。

  不过,落与不落,灵与不灵,并不影响人家高贵的地位,几百年下来,它都是“立秋”的代言人。

  而且,人家以前更多是种在皇宫里,仕女都爱梧桐树荫下读书,是一道宫廷风景。

  还说它“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你想想,凤凰在古代是“百鸟之王”,它俩放到一起,说明梧桐在植物界的地位,和凤凰差不多。

  是中国梧桐

  不是法国梧桐

  听到这里,你是不是准备起身,去一趟南山路、北山街,来一趟梧桐“朝圣之旅”?

  呵呵,别搞错哦。

  都叫梧桐,古代拿来报秋的,和北山街上两边种的,可不一样。西湖边的学名叫悬铃木,大家习惯叫它法国梧桐。古代种的则是实实在在的中国梧桐,品种完全不一样。

  想见见史上如此高贵的中国梧桐?给你指条明路吧,中河南路。

  怕找不到,先找六步桥公交站,绕到背后的中河南路上,路两面一排是银杏和桂花,另一排是整整齐齐的中国梧桐,沿路不多不少,一共172棵,都是有些年纪的老树。

  《花镜》里是这么介绍中国梧桐的:“又叫青桐。皮青如翠,叶缺如花,妍雅华净。四月开花嫩黄,小如枣花。五、六月结子,蒂长三寸许,五稜合成,子缀其上,多者五、六,少者二、三,大如黄豆。”

  眼下这个季节,照着这个样子看,不太好认。还是丰子恺的描述更应季——

  “那些团扇大的叶片,长得密密层层。望去不留一线空隙,好像一个大绿幛,又好像图案画中的一座青山,在我所常见的庭院植物中,叶子之大,除了芭蕉以外,恐怕无过于梧桐了。……那猪耳朵一般的东西,重重叠叠地挂着,一直从低枝上挂到树顶。窗前摆了几枝梧桐,我觉得绿意实在太多了。”

  真是形象啊。

  你去了一比就知道了,中国梧桐是“猪耳朵”一样的大叶子,法国梧桐就小家子气多了,手掌大小差不多了。

  法国梧桐树粗壮,容易长歪。人家中国梧桐绝不,像白杨一样,一棵棵高大挺拔,笔直直地站在路边,树皮自我要求也高,不长

  节,平滑翠绿,整棵树从干到枝,一片葱郁,“一株青玉立,千叶绿云委”,难怪又给它取名叫“青桐”呢。

  两种梧桐,差别还多着呢。叶子不一样,花也不一样。中国梧桐四月里会开嫩黄小花,小如枣花,这让开花压根不像花的法国梧桐很是羡慕。

  还有果子。法国梧桐结的是小圆球,圆嘟嘟地躲在叶子里。中国梧桐的果子像小翅膀,而且是5个小翅膀,等成熟了以后裂开来,又像小艇。就在小翅膀的边上,长着种子。

  中河南路上的中国梧桐,果子已经大剌剌地蹿到叶子前头了,一眼就看得到。小翅膀上的种子是实心果,很迷你,顶多四五毫米,外头有一层薄薄的坑坑洼洼的壳。

  我在树下捡了几个,中河南路停车收费员大姐瞅见了,马上凑过来,“壳剥剥开,里头的小豆子,跟黄豆一样,好吃的。”

  这位大姐说,现在捡的人少了,以前每到了深秋,中国梧桐开始落叶的时候,就有好多老人家,弯着腰,地上仔细地捡,拎回去,仔细剥壳,生吃也行,炒炒吃更香。

  中国梧桐

  杭州为什么这么少

  中国梧桐,别说凤凰喜欢了,倪瓒也喜欢。倪瓒,晓得吧?元末明初画家、诗人,与黄公望、吴镇、王蒙并称“元代四大家”。

  他呢,不但画有名,有洁癖这件事,更有名。他喜欢梧桐,可连“一株青玉立”的梧桐树他都嫌看着脏,要求仆人,每天用水洗树,洗得实在太勤了,把梧桐都给活活洗死了。到了明清时期,不知道有多少画家,画过“云林洗桐”。云林,就是倪瓒。

  话说起来,南宋时的杭州,中国梧桐这么当宝,为啥几百年后的杭州城里,反倒不怎么见得到?

  杭州市绿化站,在2010年做过一次统计,整个杭州城的中国梧桐,一共259棵,中河南路是大头,有172棵,其他就是零零散散了,比如劳动路1棵、将军路2棵、吴山路1棵、海潮路3棵、孝子坊1棵……

  听上去,怎么这么凄惨?

  那也是有原因的。一个是病虫害多,最麻烦的就是青桐木虱,一旦招上,黏糊糊的,飘来飘去。一个是,世界在变,它始终没变,可它的同行们格外卖力,树冠、树形、抗病性、维护等,一个比一个表现好,像它的“后辈”法国梧桐,早都混成世界四大行道树之一了。

  一句话,在行道树的繁衍换代中,它不幸被淘汰了。

  杭州市绿化站说,杭州准备种行道树的,中国梧桐早已经不在选择名单上了,以后都不会再新种下去。

  所以说,杭州城里的259棵中国梧桐,可能就是最后的大家族了,以后只会越来越少。

  不知道,很久以后的杭州,要是这259棵都不见了,还有没有人会记得“梧桐一叶落,天下皆知秋”?

标签: 梧桐;法国梧桐;中国;杭州;梧桐树;落叶;行道树;叶子;一叶知秋;翅膀
编辑: 马轶伦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