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条河道碧水涟涟 杭州上城区两年投资2个亿治水
2019-07-01 08:55:40
来源: 都市快报 见习记者 凌姝文 通讯员 谢勐

  在《长恨歌》中,王安忆将上海的弄堂,比作中国画中的皴法笔触,意指“填补城市的空白”。

  杭州也有皴法,那便是河。

  一条条弯弯绕绕的河道,浸湿了杭州城,生出了才子佳人的柔情。

  这种柔情,在上城是常见的。有时,它是新塘河边垂钓的老伯,想钓一条肥美的鱼给老伴尝尝;有时,它是东河边散步的两口子,十指相扣对眼一笑……

  上城这几年在治水上花了不少工夫,经过全域剿灭劣V类水,现在全区6条河道的水质均保持在Ⅳ类以上,其中87.5%以上断面达到了Ⅲ类以上。

  如今,治水新图正徐徐铺开:2018年起,上城区计划两年投资2亿元,攻坚“污水零直排”,力争到2020年底基本建成“污水零直排区”。此外,自东河被评为2018年省级“美丽河湖”后,上城将继续致力于打造“美丽河湖”,营造“河天一色”的亮丽风景。

  美丽河湖: 多管齐下,保护活“历史带” 新塘河今年将新增垂钓点

  胡福庆家里,摆着很多满装的矿泉水瓶,瓶上贴着手写标签。

  2015年起,他每天都去巡河,沿着新开河750米长的河段,至少走两个来回。走之前装一瓶河水,拿回家监测,并记录下透明度、总磷含量、氨氮含量……

  他家的阳台排满了装满新开河水样的矿泉水瓶,每一瓶都做了标记。他的《巡河日记》有满满五大本,1600余篇笔记。在上城区打响“五水共治”攻坚战后,《巡河日记》的内容也发生了改变:“水质清澈”“水面无漂浮物”等字眼越来越多。

  近两年,上城区涌现出很多“胡福庆们”,他们自愿加入民间护河行动,保卫上城的每条河道。

  上城区治水办综合组副组长谢勐说:“‘美丽河道’是一项综合考察,不仅要看水质、环境等硬条件,还要看历史、群众参与度等软条件,我们的民间护河队很给力。”

  2018年,上城通过对改善河岸设施及绿化品质、全面加强河道精细化管养,有效提升东河河道水环境,为东河成功入选省、市级“美丽河湖”添砖加瓦。

  前几天,记者搭乘水上巴士7号线,从梅花碑坐到坝子桥,一路经过19座桥,满眼皆风物。据历史资料记载,东河始于唐代,距今已有千年历史。

  为保护这条活“历史带”,上城区全面落实河长制,要求河长从河道杂物、不文明现象等多角度管起。在区治水办的办公室里,挂着一整面墙的河长考核成绩。

  不仅如此,东河还采用全机械化作业,做好长效管理。

  谢勐说:“东河上城段,有3艘电动保洁船、1艘漂浮物自动打捞船,后者能够自动打捞细小漂浮物。目前,中东河上都配有漂浮物自动打捞船,且全部采用电动保洁船作业。”

  去年,上城区还对新塘河实施了河道清淤,计划今年对其进行景观提升,增设钓鱼点。今年还把中河纳入“美丽河湖”打造的清单。

  智慧治水的手段,也越来越多。

  比如,新增19个智慧监控。上城现有的41个河道监控,尚属于传统监控,而智慧监控在发现河面上大片漂浮物、排水口出水异常时,能够自动报警。

  还有增加河长电子公示牌。今年计划新增20块LED河长公示牌,能够滚动播放河长信息、河道图片、规章制度、宣传标语、河道水质等信息。

  此外还接入智慧城管平台,监控河道、地下管网。

  污水零直排:

  阳台水分流,减少污水入河

  全区管道排查约1010公里

  清清河道,要从源头开始治污。

  上城是杭州最袖珍的城区,也是历史悠久的老城区,地下管网密度高、情况复杂。因此打造“污水零直排区”,势必要仔细普查管网。

  杭州路通市政园林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谭鸣宇“秀”出了一张图,图上标注着密密麻麻的管线、井盖位置,他说:“人工排查时,就照着管线图,一米一米查。我们于去年11月全部完成,排查长度约1010公里,快接近杭州到北京的距离了。”

  根据普查情况,制成了一图四清单(现状排水平面图、问题清单、任务清单、项目清单、责任清单),并同步把发现的问题整改掉。

  第二步,是编制具体的实施方案。

  去年上城区共完成雨污分流项目211个,总投资4712万元。其中,又以“阳台废水”分流为典型。

  “上城区的老小区比较多,建成时多是半封闭阳台,会有雨水落进来,所以阳台只有一根雨水排水管,只排雨水。”谭鸣宇说,“后来随着居民的生活条件改善,大部分房子的阳台被封闭起来,装上了窗户,在阳台放置了洗衣机,管道就变成了废水管,晴天排洗涤废水,雨天排楼顶的雨水,但它是排进河道的。”

  把阳台水分分类,使雨、污分家,成为上城区的一项治水任务。

  前几个月,涌金门社区的住房外墙多了一根白管子,跟原先的阳台排水管平行着。这根多出来的水管,就是“阳台雨污分流”的关键。

  “原先的排水管专门排放废水,再新设一根立管单独收集屋顶的雨水,这样一来,雨、污就不碰面了。”谢勐说。

  统计下来,2018年,上城区共完成湖滨、清波、小营、紫阳四个排水规划单元,涉及120个生活小区。完成湖滨街道“零直排区”试点街道建设,并把其他五个街道分别列入2019年、2020年“污水零直排”街道。

  2019攻坚:

  解决大学路易涝点

  馒头山山水分流

  今年要完成雨污分流项目56个

  2018年,上城区再度捧回了“大禹鼎”,但治水之路漫漫,上城人一直在路上。

  今年,上城区计划完成雨污分流项目56个,跟去年以路为单位不同,今年的项目以区块为单位,集中攻坚。

  这些项目中,有2个一直被称为“难啃的骨头”。

  前段时间入梅,杭州下了几场暴雨。上城大部分的积水都在2小时内排空了,除了一处——大学路南段(大河下—横河公园)。

  “雨哗哗的,不一会就灌进了两幢平房,我们第一时间派人去抽水,一连抽了40多个小时。”谭鸣宇说,原因还得从2016年建国中路造地铁站说起,“这个区块本身地势就比较低洼,原先下设3条雨水管道,向西横穿建国中路排入东河。建地铁站是沿着建国中路把整条道路挖开,3条雨水管都被截断了,施工单位的临时排水措施又没跟上,后来恢复了1条,但不够用。”

  今年要在排水方向不变的前提下,调整40%的线路走向,并计划于7月份再恢复一条原先的雨水管道,彻底改变这处易涝点。

  除了大学路,上城的另一块“难啃骨头”,是馒头山地区。

  早在杭州举办G20峰会以前,馒头山地区的路就被挖开过一次,埋下了不少管道和暗渠,基本解决了原来区域内涝的问题。然而,此处还有山水,水量还很大,流经居住区时就跟雨水、废水混在了一起,最后被排入污水管进了污水处理厂,大大加重了处理厂的负担。

  改造房屋结构,解决山水混流?

  难!馒头山大部分都是农居房,改建难度大,要想完全“三水分离”,从工程上来说很难实现。

  单独开挖山水泄水通道,让山水往别处流?

  可行!今年上城区就打算这么做,先改造馒头山北区块,但必须十万个小心。谭鸣宇说:“馒头山是南宋皇城遗址的核心区,不能深开挖,挖下去两米就到文物层了,这对铺设管道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


标签:上城区;分流;上城;馒头山;河道;阳台;治水;漂浮物;大学路;污水
编辑:江小来
精彩推荐
浙江在线地方中心版权所有
扫一扫
关注更
多精彩
  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城市频道 > 乐活城市  正文

6条河道碧水涟涟 杭州上城区两年投资2个亿治水
2019-07-01 08:55:40 来源: 都市快报 见习记者 凌姝文 通讯员 谢勐

  在《长恨歌》中,王安忆将上海的弄堂,比作中国画中的皴法笔触,意指“填补城市的空白”。

  杭州也有皴法,那便是河。

  一条条弯弯绕绕的河道,浸湿了杭州城,生出了才子佳人的柔情。

  这种柔情,在上城是常见的。有时,它是新塘河边垂钓的老伯,想钓一条肥美的鱼给老伴尝尝;有时,它是东河边散步的两口子,十指相扣对眼一笑……

  上城这几年在治水上花了不少工夫,经过全域剿灭劣V类水,现在全区6条河道的水质均保持在Ⅳ类以上,其中87.5%以上断面达到了Ⅲ类以上。

  如今,治水新图正徐徐铺开:2018年起,上城区计划两年投资2亿元,攻坚“污水零直排”,力争到2020年底基本建成“污水零直排区”。此外,自东河被评为2018年省级“美丽河湖”后,上城将继续致力于打造“美丽河湖”,营造“河天一色”的亮丽风景。

  美丽河湖: 多管齐下,保护活“历史带” 新塘河今年将新增垂钓点

  胡福庆家里,摆着很多满装的矿泉水瓶,瓶上贴着手写标签。

  2015年起,他每天都去巡河,沿着新开河750米长的河段,至少走两个来回。走之前装一瓶河水,拿回家监测,并记录下透明度、总磷含量、氨氮含量……

  他家的阳台排满了装满新开河水样的矿泉水瓶,每一瓶都做了标记。他的《巡河日记》有满满五大本,1600余篇笔记。在上城区打响“五水共治”攻坚战后,《巡河日记》的内容也发生了改变:“水质清澈”“水面无漂浮物”等字眼越来越多。

  近两年,上城区涌现出很多“胡福庆们”,他们自愿加入民间护河行动,保卫上城的每条河道。

  上城区治水办综合组副组长谢勐说:“‘美丽河道’是一项综合考察,不仅要看水质、环境等硬条件,还要看历史、群众参与度等软条件,我们的民间护河队很给力。”

  2018年,上城通过对改善河岸设施及绿化品质、全面加强河道精细化管养,有效提升东河河道水环境,为东河成功入选省、市级“美丽河湖”添砖加瓦。

  前几天,记者搭乘水上巴士7号线,从梅花碑坐到坝子桥,一路经过19座桥,满眼皆风物。据历史资料记载,东河始于唐代,距今已有千年历史。

  为保护这条活“历史带”,上城区全面落实河长制,要求河长从河道杂物、不文明现象等多角度管起。在区治水办的办公室里,挂着一整面墙的河长考核成绩。

  不仅如此,东河还采用全机械化作业,做好长效管理。

  谢勐说:“东河上城段,有3艘电动保洁船、1艘漂浮物自动打捞船,后者能够自动打捞细小漂浮物。目前,中东河上都配有漂浮物自动打捞船,且全部采用电动保洁船作业。”

  去年,上城区还对新塘河实施了河道清淤,计划今年对其进行景观提升,增设钓鱼点。今年还把中河纳入“美丽河湖”打造的清单。

  智慧治水的手段,也越来越多。

  比如,新增19个智慧监控。上城现有的41个河道监控,尚属于传统监控,而智慧监控在发现河面上大片漂浮物、排水口出水异常时,能够自动报警。

  还有增加河长电子公示牌。今年计划新增20块LED河长公示牌,能够滚动播放河长信息、河道图片、规章制度、宣传标语、河道水质等信息。

  此外还接入智慧城管平台,监控河道、地下管网。

  污水零直排:

  阳台水分流,减少污水入河

  全区管道排查约1010公里

  清清河道,要从源头开始治污。

  上城是杭州最袖珍的城区,也是历史悠久的老城区,地下管网密度高、情况复杂。因此打造“污水零直排区”,势必要仔细普查管网。

  杭州路通市政园林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谭鸣宇“秀”出了一张图,图上标注着密密麻麻的管线、井盖位置,他说:“人工排查时,就照着管线图,一米一米查。我们于去年11月全部完成,排查长度约1010公里,快接近杭州到北京的距离了。”

  根据普查情况,制成了一图四清单(现状排水平面图、问题清单、任务清单、项目清单、责任清单),并同步把发现的问题整改掉。

  第二步,是编制具体的实施方案。

  去年上城区共完成雨污分流项目211个,总投资4712万元。其中,又以“阳台废水”分流为典型。

  “上城区的老小区比较多,建成时多是半封闭阳台,会有雨水落进来,所以阳台只有一根雨水排水管,只排雨水。”谭鸣宇说,“后来随着居民的生活条件改善,大部分房子的阳台被封闭起来,装上了窗户,在阳台放置了洗衣机,管道就变成了废水管,晴天排洗涤废水,雨天排楼顶的雨水,但它是排进河道的。”

  把阳台水分分类,使雨、污分家,成为上城区的一项治水任务。

  前几个月,涌金门社区的住房外墙多了一根白管子,跟原先的阳台排水管平行着。这根多出来的水管,就是“阳台雨污分流”的关键。

  “原先的排水管专门排放废水,再新设一根立管单独收集屋顶的雨水,这样一来,雨、污就不碰面了。”谢勐说。

  统计下来,2018年,上城区共完成湖滨、清波、小营、紫阳四个排水规划单元,涉及120个生活小区。完成湖滨街道“零直排区”试点街道建设,并把其他五个街道分别列入2019年、2020年“污水零直排”街道。

  2019攻坚:

  解决大学路易涝点

  馒头山山水分流

  今年要完成雨污分流项目56个

  2018年,上城区再度捧回了“大禹鼎”,但治水之路漫漫,上城人一直在路上。

  今年,上城区计划完成雨污分流项目56个,跟去年以路为单位不同,今年的项目以区块为单位,集中攻坚。

  这些项目中,有2个一直被称为“难啃的骨头”。

  前段时间入梅,杭州下了几场暴雨。上城大部分的积水都在2小时内排空了,除了一处——大学路南段(大河下—横河公园)。

  “雨哗哗的,不一会就灌进了两幢平房,我们第一时间派人去抽水,一连抽了40多个小时。”谭鸣宇说,原因还得从2016年建国中路造地铁站说起,“这个区块本身地势就比较低洼,原先下设3条雨水管道,向西横穿建国中路排入东河。建地铁站是沿着建国中路把整条道路挖开,3条雨水管都被截断了,施工单位的临时排水措施又没跟上,后来恢复了1条,但不够用。”

  今年要在排水方向不变的前提下,调整40%的线路走向,并计划于7月份再恢复一条原先的雨水管道,彻底改变这处易涝点。

  除了大学路,上城的另一块“难啃骨头”,是馒头山地区。

  早在杭州举办G20峰会以前,馒头山地区的路就被挖开过一次,埋下了不少管道和暗渠,基本解决了原来区域内涝的问题。然而,此处还有山水,水量还很大,流经居住区时就跟雨水、废水混在了一起,最后被排入污水管进了污水处理厂,大大加重了处理厂的负担。

  改造房屋结构,解决山水混流?

  难!馒头山大部分都是农居房,改建难度大,要想完全“三水分离”,从工程上来说很难实现。

  单独开挖山水泄水通道,让山水往别处流?

  可行!今年上城区就打算这么做,先改造馒头山北区块,但必须十万个小心。谭鸣宇说:“馒头山是南宋皇城遗址的核心区,不能深开挖,挖下去两米就到文物层了,这对铺设管道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


标签: 上城区;分流;上城;馒头山;河道;阳台;治水;漂浮物;大学路;污水
编辑: 江小来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