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城市频道 > 身边新闻 > 温州 正文

群众呼声不断 这条雁荡路从东到西22年“走”不通

2017-05-19 11:25:40 来源: 温州日报 郭云豪
 
 
雁荡中路往东,被一排民房隔断。

  位于温州城市中心区东侧,夹在机场大道和温州大道之间的雁荡东路、雁荡中路、雁荡西路,简称雁荡路,堪称市区道路中的“奇葩”——两个城中村,把原本应该贯通的雁荡路,截成了三段“断头路”。尽管群众呼吁、媒体关注、人大监督,多年“打卡口”的呼声不断,但“断头”问题却硬生生拖了22年,至今未解。

  日前,市民孙先生再次致电,质问雁荡路到底何时能贯通?记者再次将目光聚焦这条“奇葩”路。

  投诉从东到西,均要绕道“毛细路”

  孙先生工作单位位于雁荡中路,他说,多年来,自己的上下班之路十分煎熬。想在雁荡东路和中路之间穿行,只能通过夹在两个路段之间的屿田村。村中的小道犹如“毛细血管”,部分窄小区域甚至无法会车,拥堵是常有的事。同样,要想在雁荡西路和中路之间穿行,也必须走个“U”字形,绕过夹在两路段之间的上江村。

  “多少年了,好好的路真的通不了吗?”孙先生直言,“受够了。”

  走访拥堵严重,居民怨声载道

  事实上,雁荡路从诞生之日起就已“断成三截”。记者了解到,1995年,1.5公里长的雁荡西路完工,之后雁荡中路和东路因没有实施单位,未列入建设计划之中,直至2007年才开工建设雁荡中路,但建设过程中,由于拆迁安置等工作量大且难,致使道路建设工作只完成部分就暂时搁浅,投用的雁荡中路,东西方向分别被屿田村和上江村隔断,与雁荡东路和西路互不相连,是一条两头不通的“盲道”。

  早在2009年,就曾接到市民吴叶然反映,屿田和上江的小路太过狭窄,周边人口集聚,车流繁忙,急需打通雁荡路缓解交通压力。然而,多年过去,这一问题并未有所好转。

  前昨两天,记者分两个时段驾车实地体验。从雁荡西路开始一直往东前行,至雁荡西路与蒲江路交叉口时,就被前方的破旧房屋挡了去路,记者不得不绕行温州大道,从富春江路进入雁荡中路。才行驶数百米,道路又被民房截断,无奈只得再次绕行,从衢江路进入雁荡东路。

  “断头路”的存在,导致蒲江路周边路段拥堵严重,附近企业和居民怨声载道。一名屿田村村民向记者抱怨,虽然身处市中心,交通却很不便,离村最近的公交站需步行十多分钟,家里的老人因此出不了门。

  通过地图测距功能,记者粗略估算,发现雁荡中路两头分别只需建设500米左右即可打通整条雁荡路,但就是这区区几百米,却成了道路建设的“老大难”。

  关注5份代表建议,全都不了了之

  打通“断头”的雁荡路,民间呼声强烈,市区两级人大代表也给予了强烈关注。

  市人大代表王贤理曾于2010年、2011年连续2年提出打通雁荡中路“断头”的建议,从2007年起任了10年龙湾区人大代表叶显龙,则从2008年起,连续3年在区两会上提出同样建议。但得到的回复都大同小异,表示拆迁安置难度大,工程进展滞后,这5份建议最终也不了了之。

  “如果早日打通雁荡路,不仅能有效缓解机场大道和温州大道这两条主干道及新城附近地段的交通压力,还能辐射周边重要的商业基地,加快周边城中村的城市化进程,对鹿城龙湾两区都大有裨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王贤理告诉记者。

  曾担任上江村支部书记的叶显龙则认为,雁荡路若能一通到底,周边的居住环境、交通状况都将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同时,他对部门认为的“村民对拆迁安置抵触较大”的说法不以为然,认为这是部门懒政的托词,“我当村支书时,对上江村内雁荡路规划沿线涉及的24户村民做了摸底,他们全都支持拆迁,更有村民表态‘路修到哪里,我就拆到哪里。’”

  期待拆整东风,“搁浅”难题再启动

  今年,我市“大拆大整”专项行动和城中村改造工作的持续推进,让“打卡口”似乎有了转机。

  龙湾区交通局副局长陈晓亮介绍,今年,蒲州街道汤家桥村、上江村、屿田村3个村基本户2245户列入城中村改造任务,“这不仅仅关系到雁荡路能否打通,还关系到整个城市转型。”

  根据计划,在今年8月底前,蒲州街道将完成汤家桥村、上江村、屿田村三个整村签约,力争在今年10月底前完成全部旧房腾空和拆除。

  雁荡路打通卡口能否随着旧村改造的进度同时推进?蒲州街道副主任潘国武说:“我们计划明年内完成供地、方案设计等工作,争取2019年进场施工。”但他对此也并不敢确定,再三表示,“这只是预期计划,会尽可能努力完成。”

  等来了拆整东风,雁荡路彻底贯通的那天何时才能到来?对于这样的“断头路”打卡口民生工程却遭遇一“卡”多年的情况,你有什么观点,欢迎发表辣评。

 

 

标签:雁荡 不通 群众
编辑:叶嘉妍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