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城市频道 > 活动休闲 正文

母亲节故事:总有几句话让你的心微微一颤

2017-05-11 16:41:23 来源: 钱江晚报·今日桐乡

 

 

 许多人,在出生后开口说的第一个词是“妈妈”;许多人,在成长过程中遇到困难了,第一时间喊的也是“妈妈”;许多人,就算长大成人了,也总会在找不到方向时想起“妈妈”。

  “妈妈,我回来了。”“妈妈,我的粉红背心放在哪里?”“妈妈,我要吃红烧带鱼!”“妈妈……”这一辈子,我们和妈妈的交流太多了。那么,有没有哪一次的交流,让你们这辈子都不能忘记?一定有的,一起来看看他们的故事吧!

  “老妈,最近英语学得怎么样?”

  “进步很大,现在简单对话交流没问题。”

  “哈哈,厉害了!”

王唯一和妈妈吴蓓莉在纽约时代广场。

 

        这位“精通”英语的妈妈,此时正给在美国纽约工作的女儿发微信,编辑完内容的她,反复检查了几次之后才点击发送。

  一条发给自己亲闺女的微信而已,需要那么慎重吗?记者拿起手机一看,原来全是英文!这位妈妈吴蓓莉并不是英语老师,也不从事英语方面的工作。那为啥用英文发微信呢?“远在美国的女儿说着一口流利的英文,自己一句也说不上总不行吧。”正是如此,吴妈妈的学习斗志被彻底激发了,报了个英文兴趣班,认认真真学起英语来了。

  不仅如此,开车时,吴蓓莉也要播放英文歌曲。有时候女儿一个越洋电话打来,吴蓓莉非得让她变成视频连线,方便第一时间纠正她的英文发音。“我妈大概是返老还童了,现在学习很用功。”说起自己的妈妈,王唯一就像在描述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儿。

  虽然吴妈妈的发音不是那么标准,但这样一位好学的妈妈,让远在大洋彼岸的王唯一感受到了浓浓的爱。

  也许很多人觉得,妈妈是严厉且温柔的,但在王唯一的眼里,妈妈就像良师益友一样,可以和她聊心事,一起get新技能,“我们是母女,更是朋友。”她说。

        “儿子,在忙吗?”

  “刚吃了中饭,在休息。”

  “妈妈最近又胖啦!”

  “你要坚持呀,怎么我不陪你了你就不锻炼了呢? ”

  

         李迪钦和妈妈沈兴芬。

        “妈,快点,跑步去啦。”晚上6点一过,李迪钦就换上跑步鞋,朝着还在体重秤上发呆的妈妈喊道。

  听说过女儿陪妈妈逛街的,还真没听说过儿子陪老妈跑步的。李迪钦笑着告诉记者,还不是某次放假回来,听爱美的老妈唠叨着要减肥,却从未见她实践过“管住嘴,迈开腿”的减肥理念。

  “一个人跑步太无聊。”妈妈抱怨道。

  既然老妈想要减肥,自己又放假,何不陪她一起锻炼身体呢?自此,李迪钦便陪妈妈跑。

  没想到,这一陪便是5年。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陪跑成了母子关系的调和剂。大二暑假,李迪钦突发起了做兼职的念头,“老妈,我同学叫我一起去做兼职,就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公司。”李迪钦既兴奋又紧张地跟妈妈说起兼职的事情,这个90后男孩迫切想要证明自己。妈妈的回答出乎他意料:“我不同意。”坚决的口气让李迪钦十分犹豫。

在妈妈看来,大学期间兼职是不得已为之的事,儿子从来不用担心吃穿,兼职未免会让儿子分心,浪费学习时间。但李迪钦不这么认为,“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是父母给的,总有一天我要自己面对生活,大学不应该只是学习,也要试着走进社会。”

  这个兼职问题,一度让家里的气氛十分尴尬,母子俩虽没有再多吵嘴,可谁都不愿让步,直到有一天李迪钦看见妈妈饭后站上体重秤轻轻叹了口气。见妈妈出门倒垃圾,李迪钦跟了出来。“走,陪你跑步去。”妈妈愣住了,又喜上眉梢地说:“好呀,我回家去换双球鞋。”

  “妈,我想去做兼职不是因为想赚钱,就是想体验一下。”一路上,李迪钦还是忍不住向妈妈提起了兼职。妈妈放缓脚步,犹豫了一下,说:“你自己看着办吧,爸妈都是为你好。”虽然没有等到那句“我同意”,但这代表妈妈默许了他的想法……

  去年考上湖州公务员后,李迪钦平时更是难得回家。但只要一回家,他就会陪在妈妈身边,“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我希望能陪妈妈做一切她想做的事。”

 

      韩雪慈和妈妈金晓霞。

        “雪慈,妈妈要去动手术了,你要听姑妈的话。”

  “妈……妈……小……心……点。”

  “不用担心妈妈。”

  “恩……”

        在梧桐街道永宁社区,有一位母亲照顾小脑萎缩的女儿已经20多年了,从来没想过放弃。不幸的命运和血肉亲情,带给这对母女怎样的人生?

  一句“我爱你”,对于普通人来说是那么容易,但36岁的韩雪慈却需要使上吃奶的劲,才能模模糊糊地说出来;从房间到卫生间只有短短几步路,但她要花三四十分钟才能完成;本处于生命中最美的年华,她却因四肢严重萎缩,只能生活在轮椅上……患有癫痫病和小脑萎缩的韩雪慈,曾被医生断言活不过20岁,是妈妈金晓霞无微不至的照顾打破了这个“魔咒”。

  1993年,父亲因病去世,年仅12岁的韩雪过度悲伤之下竟患上了癫痫病,之后又出现了小脑萎缩的症状,不得不休学在家。这对于一个刚失去主心骨的家庭而言是雪上加霜。金晓霞擦干眼泪,挑起家庭重担,带着女儿往各大医院跑,想尽各种办法,希望能延缓女儿的病情。

  面对高昂的医疗费用,从事会计工作的金晓霞接了8个大单,就连女儿躺在医院里打点滴,她都趴在病床边的茶几上工作……“为了女儿,再苦再累我也愿意。”金晓霞说。

  长期伏案工作,金晓霞逐渐感觉到腰使不上力,有时疼得坐立难安,2013年到医院检查后发现是腰椎间盘滑脱。“如果再不治疗,就会压迫神经,最终导致瘫痪。”医生建议马上进行手术。“我去做手术了,女儿谁来照顾……”她犹豫了。

  权衡再三,金晓霞决定到杭州动手术治疗,雪慈交由姑妈代为照料。临行前一天,原本吃饭都要靠母亲一口一口喂到嘴边的韩雪慈,好像突然长大了,自己拿起勺子,努力将饭往自己嘴边送,并有了开头的那段对话。

  金晓霞的手术很成功,医生嘱咐她要在病床上躺3个月。但一心记挂着女儿的她,躺了两个月就回家陪女儿了。“看不到雪慈,我吃不下饭。”今年已71岁高龄的金晓霞,望着此刻正在画画的女儿叹了一口气。她说,自己一天天老去,身体远没有以前那么硬朗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离女儿远去……

  “妈妈辛苦吗?”记者问韩雪慈。她抬起头,顿了顿,然后很用力地说出“辛苦”两个字,同时费力地举起右手,朝着母亲的方向颤颤悠悠地比出了大拇指。

  (本版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标签:记者 杨文婕 徐梦娇
编辑:丁靓靓(实习)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