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城市频道 > 身边新闻 > 杭州 正文

6年照料,他将钱都花在这个没有血缘的“姨娘”身上

2017-03-03 09:10:24 来源: 杭州日报 杨子健

 

  冯奶奶所在的病房,老王已经记不得来过多少趟。老王说,其实他和老人说话也不多,就是看看老人,跟“姨娘”打个招呼,再了解一下老人的病情,自己心里好有个数。

  老人养老的积蓄用在哪,老王一定要记清楚。小到理发用掉10元,大到医院开销上万元,只要是为老人花的钱,每一笔都能对上号。

  老人的护工快70岁了,照顾老人很用心。老王看望老人的时候,也会给护工大姐带些吃的用的,“都不容易,做人嘛,以心换心。”

  阔板桥社区里住着不少老杭玻人,他们都知道社区里92岁高龄的孤寡老人冯苗娟有个“半子”叫王春华。

  王春华今年62岁,他和冯苗娟其实毫不沾亲,硬要说有近一点的关系,两人除了是街坊,还是诸暨老乡。

  2011年初,老王的儿子成家了,他便申请从外地调回杭州。当年下半年,冯老太听说老王回杭了,专程从老家赶来杭州找他:“我这里有40万元积蓄,全都放在你这里。”

  老人的意思,老王当然明白,但他觉得自己担不起这么重的责任,便谢绝了。

  冯老太再次找来,流着眼泪把话说绝了:“这钱你要是不收下,我就不活了……”

  老王纠结了,自己或许就是丧夫多年、无儿无女的冯老太最后的希望,可身边的人都极力反对他接下这烫手山芋,“你要是接了,就得给她养老送终,你管得了吗?”

  纠结了两个月,老王还是答应了冯老太。为了证明自己照顾老人不是图钱,他和老人去了趟社区,请社区书记见证:“今后,她的钱只会给她用。”

  这件事情尘埃落定没多久,2011年底,冯老太突发脑梗,从此卧床不起。

  照顾老人的事情老王已然应下了,他能反悔吗?

  第二个家,第二个妈

  从那时起,医院便成了老王第二个家,因为里面住着第二个妈。

  冯老太就住在社区边上的杭州老年病医院,老王走路过去只要10多分钟。当初医院下达病危通知书,老王吓坏了,一连几天守在医院,不敢离开冯老太寸步。

  万幸,撑了两周,冯老太病情好转,但大脑思维能力受损,行动能力也大不如前。

  从那时起,老王给自己定了一条规矩,每周至少看望冯老太两次,既是了解病情,也可以陪老人聊聊天、添置一些生活必需品。

  难为的是,冯老太每年都会出现病危,老王也就不得不煎熬一段日子。时间久了,冯老太的胃失去了蠕动能力,需要插管,再后来,各脏器出现衰竭,翻身都成了难事。

  “不管怎样,我和医生说了,要治疗,一定要治疗。”老王说,答应别人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逢年过节,他都会去看望冯老太,比对远在诸暨的父母都要上心。

  每年正月初三,老王一家都会到医院陪冯老太过年。前年,老太太90岁大寿,老王叫齐了自己一大家子,买了蛋糕,在病房给老太太过“大生日”。“连我孙女都来给太奶奶过生日了呢。”老王说。

  别人为钱,他只为人

  相识多年,老王始终管冯老太叫“姨娘”,因为老王的母亲是冯老太的媒人。

  上世纪七十年代,老王刚到杭玻工作,身在老家的母亲就嘱咐他,厂子宿舍里有位姨娘,夫妻俩没有子女,让他多照顾着点。

  “换个煤气,买个菜,或是生活上有什么困难事,我都跑腿帮忙。”在王春华看来,这些都是邻里间的小事情,何况母亲嘱咐过,当然不敢怠慢。

  30年转眼就过去了,“隔壁老王”没想到自己竟成了冯老太最后的寄托。

  2003年,冯老太的老伴去世,她开始了独居生活。2010年前后,老人卖掉了房子,本打算带着积蓄回诸暨养老,但很快又回到杭州。

  老王听说,老家的远房亲戚对老太太不好,“或许是惦记着她的钱”。

  等老王答应照顾冯老太,消息传到了老人远房亲戚那里,他们便三番五次找来,话也说得很难听。

  “他们说我非亲非故,照顾老人到底有什么居心。”老王说,“再后来,他们索性挑明了,老人的积蓄是归他们的。”

  这些责难和非议让老王很难受,他一边尽心尽力照顾老人,一边还得招架这些麻烦事。“但是钱还是得放在我这里,给了别人,老人看病怎么办?”老王心里清楚,有的人找来是为了钱,他却是为了人。

  毫厘分明,一诺千金

  老王上班时就练就了一手记账的本事,他没想到这手功夫现在居然派上了用场。

  老人的每笔开销,他都清清楚楚地记录下来,有白纸黑字在,他就不怕别人找他“算账”。

  账本至今一共有两本,从2011年11月开始记起,每一笔开销的用途、金额、时间、账面余额都一目了然。这本账清楚到什么程度?5年来,理发从5元涨到10元这种价格变动都能从账本上看出来。

  “2017年2月17日,护工红包,500元。”这笔账是最近记的,老王说,冯老太的护工大姐真的很用心,把老人照顾得特别好,所以他每年都会给她一个红包意思意思。

  至于那些金额较大的治疗费用,老王拍着胸脯说,每一笔都有医院的原始单据。“我一点都不怕别人说三道四。”拿着账本,老王很自信,“我不单要管好老人的钱,还要用到刀刃上。”

  昨天晚饭时分,老王又去了医院看望冯老太。春节过后,老太太的病情每况愈下,年前还能叫出老王的名字,现在已经无法开口讲话了。但老王一出现在病床前,老太太的目光就没从他身上移开过。

  “您认得他吗?认得就眨一下眼睛。”记者对老太太说。

  老太太眼睑颤动,几秒钟后,费力地眨了一下眼。

  老王在一旁笑了。

  “我会坚持下去的。”走出医院,老王语调低沉地说。

 

标签:血缘 照料
编辑:董佳宁(实习)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