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城市频道 > 城市热点 正文

嵊州美食——鸡子榨面

2017-01-12 15:49:35 来源: 嵊州新闻网 作者:黄益平

  嵊州本地生产的米粉干,谓之榨面,常和笋干菜、鸡蛋等一起煮成汤面,嵊州人称鸡蛋为鸡子,所以叫鸡子榨面。

  我小时候,榨面可不是寻常之物,是逢年过节馈赠亲友的礼品。正月里走亲戚,经常可以看到路上行人,一前一后担着两篮洁白的榨面,一头榨面担上放一个草纸包的南北干货,另一头往往是一块布料。我五岁时,父亲去给外婆做寿,就挑了这样一担榨面去。给亲朋贺寿,榨面是必备之礼,有长寿面的寓意。

  嵊州榨面的历史似乎较为悠久,具体哪个年代我没有考证过,反正好多镇村都有制作榨面的传统。比较出名的榨面专业村有两个,一个是崇仁镇的溪滩,另一个是甘霖镇的殿前。只要不下雨,你去这两个村转转,路边、溪边、田边,但凡有空地,必定晾着一排排雪白的榨面,那场面委实壮观。常有摄影爱好者前往取景,赭色的溪石和黄的红的野花,越发将榨面衬得温润如玉,洁白似霜。

  鸡子榨面曾经是嵊州人最高档的待客点心,赋有特别的含义。毛脚女婿上门,若得女方家长中意,就能得以享用一碗几乎连汤水也没有的鸡子榨面,鸡子就是埋在碗底的两个荷包蛋。想想啊,在物质匮乏的年代,这该是多么丰厚的馈赠啊!要是不中意呢,不但吃不上榨面,强势的父母甚至会把男方送的礼物夹脚扔出门。我有一个表姨夫,初次上门做毛脚,不为我舅公舅婆所喜,让他冷冷地坐在堂前,不要说鸡子榨面,连热茶水也不见。尽管经过我表姨的奋力抗争,有情人终成眷属,我舅婆后来也无数次烧过鸡子榨面给他吃,但初次上门没吃的这碗面,竟是一生无法弥补,双方都引为憾事。这碗鸡子榨面,烧与不烧,兹事体大。现在虽然已经没有烧点心的传统,但是嵊州人如果中意哪个小伙儿做女婿,仍然会开玩笑说,给你吃鸡子榨面。

  另外是嫁女儿,娘家人也要为即将上轿的女儿烧上这样一碗,谓之上轿榨面。但新娘子这时往往吃不下东西,这碗榨面新郎官吃掉的居多。只有我的堂姐,实心眼的差点把这碗面吃完,后来亏得一个表姐提醒,她才停下筷子,把碗推给我姐夫。我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说法,可能预示着新婚夫妻即将开始相濡以沫的生活吧。可是有一次在外婆家,我的一个表姐把她没喝完的鸡子榨面汤倒在了我的碗里,这样的相濡以沫真的让人无法忍受。

  我在崇仁中学读书的时候,周末经常跟一个同学去她家玩。她家在一个叫招龙桥的村庄,离榨面专业村溪滩村只是一溪之隔。家中办了一个制作瓮甏的窑厂,生活比一般人家优裕。所以她妈妈经常以鸡子榨面给我们当早饭。她妈妈的娘家和我同村,她是把我当娘家人待。一碗榨面,里面的浇头倒有五六样,开洋、笋干、豆腐皮、肉丝、青葱,当然少不了鸡蛋,鸡子榨面啊!榨面放了一整张,端上桌来,都快满出碗沿了,头几口要小心吃,否则很容易掉出外。那时候的胃口真好啊,我总是连汤喝完,被一星期清汤寡水的学校伙食折磨得心灰意冷的味蕾,这时全都活跃起来,榨面的暖香游走全身,感觉意犹未尽。所以我经常去她家,陪她妈妈聊聊我们村上的人和事,拐她的鸡子榨面吃。她妈妈是文革前高中生,写得一手好字,很有见地和才能。但现在我那同学定居法国,我就很少去看她。今写此文,想起青少年时代,那一碗鸡子榨面给我的温暖,至今仍鲜活如初。

标签:
编辑:胡婧妤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