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城市频道 > 城市热点 正文

嵊州美食——越乡馄饨担

2017-01-12 15:49:35 来源: 嵊州新闻网 邢增尧

  越剧之乡嵊州小吃琳琅满目,馋嘴的我小时不知尝过凡几,然至今仍记忆犹新的则要数时称“码头汤包”的馄饨。

  那是一道流动的风景。一副忽悠忽悠的馄饨担,担的一头是只长方体的架子,架中装着炉子,铁锅安在炉顶;担的另一头是长方体的箱子,一层一层,分装着馄饨皮、肉馅、佐料、碗筷,劈得匀匀的木柴堆在底层。遇上顾客,穿街走巷的师傅将担子往石板路边一放,把挂在箱边的砧板往担上一搁,一片简约的馄饨摊便呈现在妳眼前。一只只白瓷大碗,一撮撮散着清香的葱花、虾皮、紫菜、榨菜丝,细得几可穿过针眼的姜末,还有在泛着笑靥的锅水中翻腾的似一层尾尾一银鱼般的馄饨,瞧着就让人齿颐生津,急欲一尝为快。待得入口,鲜滋滋、美丝丝、香喷喷,一股怡情舒心的快意渗透根根神经,清汤寡水的生活顿时平添了一份精气神。

  记得冬天的一天。母亲讲罢《宝莲灯》的故事,夜色已深。呼啸的北风里传来“梆、梆!”的竹梆声和“码头汤包─”的吆喝声。那轻重疾徐抑扬顿挫的敲响,那悠长而颤动的高音仿佛是扑面而来的浓香,诱得我再也按捺不住,硬拽着母亲往外走。巷口,张家姆妈、码头帮工、人力车夫围成一圈,或轻抿慢噘,或狼吞虎咽,或耐心等候。胸前系着蓝印花布围裙的师傅忙着配料、调味、挥勺,那架势颇得古代引车卖浆者之遗风。胸膛里燃着火,欢声笑语燃着火,我的心里也燃着火,袭人寒意顿成浓浓春意。

  后来,我认识了一位面容清秀的老师傅,五十来岁的样子,听说原是文化人,不知怎的半途出家干起了这一营生。他告诉我,馄饨不仅是我们越乡的特产,也是我国的特产;美国和日本虽然也有,但都是从中国传过去的,犹似南橘北柑源自一橘,只是文化氛围不一,模样儿也参差有异。越乡馄饨好似窈窕淑女,纤巧灵秀;外国的就像彪形大汉,浑厚扎实。他还说,馄饨的叫法也五花八门。广东叫云吞,四川叫抄手,江西叫清汤,新疆叫曲曲,福州叫扁肉……我是着实惊讶,想不到这小玩意居然有那么大的名堂。

  时光辗转,追风逐电。曾几何时,我亦步入了文化人的行列。我渐渐知晓,饮食小吃确是文化的一项。馄饨,早在西汉时期就已问世,至南北朝已是相当普及。唐宋时期,馄饨的制作技术日新月异,唐韦巨源之《烧尾宴食单》就列有“生进二十四气馄饨”名目,据陶谷解释谓“花形馅料各异,凡二十四种”。元代倪云林《云林堂饮食制度集》说到一种包煮馄饨的方法:把肉切细,入笋末或筊白、韭菜、藤花,再以川椒、杏仁酱少许和匀裹之,下汤煮时,用极沸汤打转下之,不要盖,等浮便起,不可再搅。可知当时用料和技法之讲究。此外,我又得悉,馄饨并非皆带汤吃,自古以来,还有煎的、蒸的、炸的;北京有一种馄饨是先炸后煮,原屉上桌。馄饨皮也不一定都是面制的,福州有肉燕皮,潮州有鱼皮,台北有猪皮,还有用鸡蛋、面粉制成的;肉馅尤多样化,猪、鸡、蟹、虾肉异彩纷呈。汤亦别有风味,如四川龙抄手,汤用猪肚、鸡、猪肘、猪髓骨煨焖而成……。

  往事似烟,沧桑巨变。如今,开放的春风拂遍神州大地,恒河沙数般的饮食摊点和肯德基、麦当劳、匹萨诸洋玩意已替代了往昔的馄饨担,成为越乡一道崭新的亮丽风景。可于我,恰如孔圣人所言:“君子怀德,小人怀土。”作为凡夫俗子中的一员,那名曰码头汤包的馄饨,不仅仍然留存心中,而且经过时间的筛选,强化成了一种怀念,任何山珍野味、生猛海鲜都无法替代。因为,那色那香那味那景融成的可是浓得化不开的乡情吶!

标签:
编辑:胡婧妤
相关阅读
图说浙城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