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城市频道 > 城市热点 正文

记忆中的年味 鸡汁羹里的闹热

2017-01-12 14:50:31 来源: 嵊州新闻网 作者:裘冬梅

  记忆中,鸡汁羹似乎和过年过节的闹热分不开。

  过年过节,杀鸡杀鸭,女人们泡在氲氤着热气的大木盆里拔毛、剖洗鸡鸭,待清洗干净便放在锅里用沸水氽烫一下,去净鸡鸭身上的腥味。这时,在锅里加上适量的清水,放几根姜丝,滴几点料酒,用文火慢炖。等鸡鸭熟透,便是待客用的白斩鸡、白斩鸭了。鸡鸭是客人吃的,捞出来,藏于橱柜里,我们只有垂涎的份儿。而对于锅里黄油油、让我们肚肌眼馋的鸡汤鸭汤,大人们总是变着法儿做些花样。

  其中最多的就是做一大盆供全家享用的鸡汁羹。

  年糕粒,榨面碎,切成颗粒的鸡肫鸡肠鸡肝,嫩生生的豆腐,滑溜溜的鸡血,统统放入汤锅里。待煮沸了,再加些油绿绿的碎青菜叶,滚一会儿,再调上适量精盐,老抽酱油一匙,味精少许,然后,把调好的蕃薯粉、生粉,沿锅铲顺时针缓缓倒入锅中,轻轻搅动成糊状,呵,锅里白的剔透,红的鲜艳,绿的翡翠,一碗色香味俱全的鸡汁羹即成。端锅起盘,盛于青釉的瓷碗里,那种鸡汤的浓香直往人的口鼻里钻。

  鸡汁羹不宜太厚也不宜太稀。太厚的鸡汁羹口感会大大逊色,吃进去,厚厚实实的全是凝固状的一汤匙,凭空减了鸡汁羹的鲜味,更少了那份溜滑圆润。太稀了也不好,虽然鲜味分毫不差,但汤不汤水不水寡寡淡淡的,少了一定的骨感。

  吃鸡汁羹忌用汤匙不断搅动。一搅两搅,骨架散了,由鸡肫鸡肠鸡肝组成的同盟经不起汤匙的猛烈动作,糊状会散成清水哗啦的样子。鸡汁羹需静静地,浅浅地饮用,一小匙一小匙在味蕾深处轻轻地一个回眸又一个回眸。

  现在,鸡汁羹早已是寻常小吃了。早餐店里,夜宵摊里都有,并且还多了冬笋、蘑菇之类的佐料,所以也应该更加好吃些。但,味道似乎没有小时的鲜香醇厚了。

标签:美食 鸡
编辑:胡婧妤
相关阅读
图说浙城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