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城市频道 > 身边新闻 > 嘉兴 正文

谁动了我的安居梦?——杉青闸“运河人家”征迁记

2016-12-22 12:53:31 来源: 嘉兴日报 作者:记者 杨 洁 张 萌

  “滴答!滴答!”12月14日深夜,在市区景帆路182号的房屋征收办公点,墙上挂钟的指针一下一下地跳动,敲打着现场每个人的心。

  72岁的毕洪生沉重地叹息一声,两只手不禁越握越紧。

  这是杉青闸片区5号地块签约截止的日子,老住户们从中午守到深夜,焦虑地等待决定命运的最后时刻。零点钟声敲响,工作人员带回了坏消息——最后那两户居民还是拒绝签约!这意味着5号地块签约率未达到95%的生效比例,征收项目就此流产!18户居民的搬迁愿望都落空了。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阿姨情绪一下子失控:“这么多年盼星星盼月亮,就是盼征迁!现在全泡汤了!”毕洪生欲哭无泪,怎么也想不通:“这么好的补偿条件,他们怎么还不签?这次没拆成,我这把老骨头算是埋在这里了!”

  但结果已无法更改。居民们绝望地离去了,三三两两的背影,蹒跚地消失在寒冷的冬夜……

  共同的心愿:

  600多户居民翘首盼征迁

  今年9月,当一纸房屋征收公告在杉青闸贴出时,整个片区沸腾了,人们兴奋地奔走相告:“拆了拆了,终于要拆了!”

  “我整整盼了15年!”毕洪生喜出望外,马上跑回家告诉老伴。老两口已经在这里住了37年,老房子破败不堪,又暗又潮,厨房漆黑油腻,墙皮一碰就掉。前两年邻居家因电路老化失火,老毕吓坏了,赶紧找电工把电线全部改成明线……他们没想到,日盼夜盼,有生之年真盼来了征迁!

  杉青闸为京杭大运河自北向南入浙第一闸,历来为嘉兴人文荟萃之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这一带厂房林立,一幢幢居民楼拔地而起。然而,随着城市快速发展变迁,曾经的繁华地带变成破旧的老城区,“最后的运河人家”也失去了昔日荣光。三四十年的老旧小区摇摇欲坠,老化严重,但凡有条件的都想办法搬走了,只有三成左右老房子还住着人。留守的多是老人、贫困家庭,他们每天深受其苦,却只能对着不断上涨的房价望房兴叹。

  老住户们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沈玮斐一家在一套28平方米的房子里住了20多年。他和妻子住卧室,父母住客厅,儿子出生后,家里更转不开身。更不要说房子渗水严重,每天要倒马桶,一到雨季小区就内涝,化粪池污水倒灌……蜗居生活苦不堪言,沈玮斐最大的心愿就是“逃离”。

  70岁的李云英(化名)家,前段时间水管冻裂了,她只得每天去运河里打两桶水,撒几勺明矾稍微净化一下,就当做一家三口的生活用水……

  老住户们征迁愿望强烈,近几年不断通过各种方式表达诉求。终于,历经一年多筹划,该片区旧城改建被列入嘉兴2016年度政府工作计划。当工作人员挨家挨户征询住户改建意愿时,98%以上居民都表示同意。

  这是嘉兴首次以“两轮征询”方式开展房屋征收。“房屋能不能征收,完全由居民自己说了算。”市房屋征收服务中心副主任石留清介绍说,新的征收办法突出“决策民主、程序正当、补偿公平、结果公开”的原则,第一轮征询被征收人改建意愿,90%以上通过,才进入第二轮的“居民签约意愿征询”,只有在规定期限内签约率达到95%以上,征收决定才正式生效。

  最后的博弈:

  政策底线能否突破?

  杉青闸片区610户居民,按自然分布被划为1至6号地块。95%的签约率,成为各地块最终能否征迁的“硬杠杠”,最为牵动人心。

  毕洪生、李云英所在的石油宿舍同属5号地块,他们都第一批就签订了补偿协议。“我对补偿政策很满意!”老毕说,他家老房子61平方米,评估金额加上奖励补贴,用补偿款买套新房,还能剩下一笔钱养老,“我们大家都晓得,这样的老房子拿到市场上根本卖不到这样的价钱!”

  协议签好,老毕一有空就去征收办公点看签约进展。按95%的“硬杠杠”,5号地块总共20户居民中必须有19户签约,征收决定才能正式生效。

  “签,还是不签?早签,还是晚签?”人人都在心里反复盘算。

  有人心情迫切,爽快签约;有人心存疑虑,怕先签约吃亏,于是暗暗观望;还有人待价而沽,觉得捱到最后才能利益最大化……几个月来,杉青闸总有一群群人聚在一起,将各种想法交织成一个个意见的旋涡,把各种情绪传导到每个人心里。

  “房屋征收利益攸关,有各种想法可以理解。”市房屋征收服务中心副主任蔡琦对这种复杂局面并不畏惧。然而要真正实现和谐征收,他和同事们还得做大量工作。挨家挨户一遍遍上门,把拆迁原则讲清、把补偿政策讲透、把家庭情况摸准、把思想顾虑打消,更要花大力气的是帮助化解家庭矛盾、产权纠纷等各种棘手难题。

  几个月的努力卓有成效。11月3日,3号地块率先达到95%的签约率。大家都很高兴,居民陈水林当场就去买来烟花庆祝。很快,4号、1号、2号、6号地块也都达到生效比例。到12月初,300多户居民已完成结算拿到补偿款,很多人家搬了新家。

  老毕四处看房子,很快也相中了市区茶香坊一套刚装修好的二手房,楼层、大小都合适,总价50万元。老两口很满意,拿出积蓄付了5万元定金,最近一直忙着收拾打包,做好了搬家的准备。

  然而他们万万没想到,5号地块的签约陷入了僵局!缪、施两户居民坚持索要政策之外的额外补偿,始终不肯签约。老毕越来越焦虑。

  12月14日是签约截止的日子。从午后1时起,十来户居民陆续聚到征收办公点等消息。他们和工作人员一起做最后的努力,劝说、恳求,两户居民始终不肯松口,其中一户缪女士还一度“失联”。傍晚6时左右,工作人员分两组分别找到缪女士、施先生,通过各种方式作最后的努力,他们甚至打印好协议带过去,准备随时签约,可几番“拉锯”下来,终究无功而返。这时,距离零点只有十几分钟了。

  等待的居民情绪越来越激动,甚至有人要求征收中心答应那两户5万元的额外要求,但工作人员只能拒绝:“政策底线不能突破,如果满足了他们,对其他600多户居民都不公平。”

  未完的反思:

  是谁动了我的安居梦?

  12月15日,南湖区政府正式发布《关于杉青闸片区5号地块房屋征收决定效力终止的公告》。

  5号地块征收负责人施侃丹憋着口气,第一个到缪女士家送书面通知。“你怎么又来了?”缪女士像往常一样,口气生硬。当她得知征收决定真的已经终止,表情一下子变得很惊讶,继而非常失落。“现在要骂也只能让他们骂了……”她垂下头,喃喃自语。这些天,缪女士时不时收到老邻居的指责短信,有些语气非常激烈。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签约!”12月16日下午,面对记者提问,缪女士神情沮丧地回答,后悔之情溢于言表。

  “对这个结果我们也十分遗憾。”蔡琦说,过去房屋征迁常被妖魔化,人们以为其中必有暗箱操作,坚持到最后必有额外好处,但依法征收就是要始终坚持政策的刚性,向这种根深蒂固的扭曲心态说不。

  “最后那一刻,情与法的矛盾、政策与私利的博弈,对我们也是考验,但政策必须一把尺子量到底。”嘉兴市房屋征收服务中心主任谢晓民说,只要为一个滞留户寻求了一次特殊利益,就会失去所有人的信任,正在努力营造的公平公开公正的征收氛围将付之东流。

  错过这次征收,项目何时才能重启?谁也说不清。

  12月21日下午,与杉青闸隔河相望的文生修道院片区签约率升至92.7%,距离签约截止还有十几天,这里的600多户居民又将何去何从?“他们还有希望……”老毕落寞地站在运河边望向对岸,长叹一声,“我有生之年是没指望了!”他始终想不明白,到底是谁毁了他的安居梦?

  专家点评:

  嘉兴市委党校副教授沈菊生:杉青闸片区5号地块征收项目虽然流产了,但这个案例很有典型意义。国务院、省、市先后发布新的房屋征收条例,从“拆迁”到“征收”不仅仅是两个字的变化,而是从行政强拆到司法裁决的“废旧立新”,从政府说了算到把决定权交给居民,95%的生效比例就是为了最大程度地尊重民意。市征收中心严格按法定程序、法定权限推进和终止行政征收,体现了依法行政的理念和水平确实在提升。当然,依法行政在推进过程中不可避免会遭遇各种利益博弈;传统社会心态中,很多人总认为可以突破政策法规的底线寻求特殊利益,这些根深蒂固的观念也是推进依法行政的障碍。但类似这样的现实案例多了,从政府到公民的依法意识都会逐渐强化,依法行政才会得到稳步推进。

标签:的 一 征收
编辑:叶嘉妍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